<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八章 一封一封信,飄進了宮里(下)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福寧宮里,“又來信了!”小桃眼尖,瞥見那小太監手上拿著的兩封信,驚喜的叫。

      “小桃,安靜些,別大驚小怪的!”清如裝著嚴厲的訓她。

      “陛下,您的信。”這回,這小太監學的乖了,再不多吐出一個字來。

      “有勞公公了”,清如接過信來,還很和善的沖那剛剛嚇得魂都要掉了的小太監微微的一笑。這一笑竟然把那小太監嚇得抖了一抖。蕭清如心里暗想:看來在這宮里討生活真是不容易啊,主子笑了主子惱了都要心驚膽戰的,真真是刀尖上的生活啊。

      清如目光轉向手里的信,呀,是顧意的信!

      看著信封上熟悉的棱角分明的字跡,清如竟有些鼻酸。

      而這時候,小桃卻早瞄上了另一封信,趁著清如拆信的功夫,悄悄把那另一封給抽了出來。

      “呀!林棟這個心大的,竟然也往宮里送信來了啊!”小桃舉著信封,左看看右看看,對著光再看一看,就好像要從信封外面,就看出來信里面寫了些什么似的。

      清如看著她的樣子,不禁有些無可奈何的笑了起來,“你要是想看,就拆開來看吧,瞧你這費勁的樣子。”

      小桃一聽這話,喜上眉梢,道:“就等你這句話了!”說著,她就迫不及待的一把撕開了信封。

      “林棟說,他想咱們了。還說,咱們鎮上也掛上了燈。他跟顧意一塊去集上辦置年貨了,只是可惜今年除夕咱們四個人沒辦法一起過了。他還問咱們這里好不好,爐火熱不餓,他還問我,我現在在宮里是不是小宮女,是不是不能像在鎮上那樣,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睡什么樣的褥子就睡什么樣的了。”

      小桃念著念著,喉頭就哽住了。

      “哎呦”,她擺了一擺手,努力抑制住自己差一點就要噴薄而出的感動,“沒想到林棟這小子,還挺細心的,這都能想得到要問。”

      “哎,顧意給你寫了什么啊?”小桃怕在說下去,自己就真要在這大庭廣眾之下的,哭出來了,趕忙轉移話題道。

      “他呀”,清如一折信,輕描淡寫的說,“不過是寫了些無關痛癢的話罷了。”

      她一低頭,掩住了眼底的落寞之色。

      小桃見她神情不對勁,也不敢再多嘴問下去了。

      “時候也不早了,朕也倦了,早點歇息吧!”清如一甩袖子,站起身來,轉身往內屋走去。

      小桃留在外屋里,跟翠鶯青果眉飛色舞的講,他們當初是怎么跟林棟顧意兩人相識的,又是怎么一塊去調皮搗蛋,做一些小孩子家才會做的幼稚事情,不時的,她捧著臉害羞的笑了起來。翠鶯和青果也跟著她笑,畢竟她講起故事來,繪聲繪色的,著實像個說書先生。

      聽著外面的笑聲,清如不禁想,年輕真好啊,無憂無慮真好啊。也不知怎的,似乎是在她當上女皇之后吧,她覺得自己好像一下子長大了許多,如果說原來她也是和小桃一樣無憂無慮的少女的話,那么她現在好像就像是一個歷盡滄桑的大人一樣了,再看小桃的時候,居然覺得她就是個貪玩可愛的小孩子了。這種心境轉變可真奇怪啊!

      不過,小桃居然似乎是喜歡林棟的,看起來林棟好像也對小桃很有好感,怎么這倆人之前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瞞過了自己這么久?這樣看來,自己的火眼金睛也有失靈的時候啊。

      聽著屋外大家的歡聲笑語,她頭一次覺得:熱鬧都是他們的,而我什么都沒有。

      她坐在窗邊,望著天空中,一輪彎彎的月牙,暗暗嘆息,“不知顧意的窗外,瞧見的,是不是也是這樣彎彎的一輪月啊?”

      繼而,她又恨恨的說:“好不容易的寫一封信來,竟然只有短短的那幾句話,竟一點關心之意也沒有。這么多年來,原是我自己,看錯了人啊!”

      她氣的又展開信來看,

      “女皇殿下,見字如面。”

      “聽聞您進了宮,做了女皇,我不禁替您感到欣喜。”

      “希望您能做個好皇帝。”

      沒了。

      這樣短短的幾句話,還格外的尊敬。

      清如惱火的想:叫我女皇殿下,倒沒什么不妥,可這一句一個您字,怎么聽著這般刺耳呢?再看看這內容,真是沒有一句不透露出一股子虛偽的氣息呢。

      清如越想越氣,一時間甚至覺得,他們曾經一起度過的粉紅色的美好回憶,都中了毒,統統變成了黑色的。

      最后,索性一把把信丟到了地上,使勁的踩了幾腳,才翻身上床躺下了。

      唉,明天又是充滿挑戰的新的一天啊!

      秋水鎮上,顧意和林棟坐在屋檐上,喝著酒談心事。

      “林兄,你說那信現在是不是該送到京城了?”顧意問。

      “京城離秋水鎮不遠,這信都走了兩天了,約摸著也該送進宮里了。”林棟扳著手指,算了一算,說道,“不過,你那信寫的忒傷人了,我要是蕭清如,我估計一輩子都不想理你了。”

      “我就是希望她記恨我。”顧意咬了一咬牙,“我寫這封信,就是想告訴她,我跟她,恩斷義絕!”

      “她不過是去當了個皇上,你這又是何苦呢?”林棟有點不解。

      “她蕭清如現在做了女皇,與我本就是天上地下,兩種人了,怎么還會有交集呢?就算我倆之前有再好的感情,又有何用?她能把我接進宮里嗎?她能為了我去力排眾議嗎?”

      他說著說著,就停了下來,努力的深呼吸了幾次,才重新開口說道:“其實她會的,我知道的,她一直都是這么好,無可挑剔的好。可是,我不愿意,我不愿意她為了我而失了天下,失了民心。我不愿意她把什么都扛了。我沒辦法護她周全,那么還不如再不見她!”

      他的身子激烈的顫抖了起來。

      “你終究還是不愿意的”,林棟說。

      “我沒有選擇”,顧意很堅決的說,“我不愿意,也只能這么做。這樣做,對我倆都好。”

      顧意抬頭,看了看天邊的一輪彎彎的月,輕輕的說:“往后,只要我能一直和阿如望見同一輪月亮,我就知足了。”

      他笑了起來,好像看見了皇宮里,清如也在仰著臉,望著月亮一般。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