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七章 一封一封信,飄進了宮里(上)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陛下,左相沈淵的兒子沈歡給您的信。”從門外走進一個小太監,畢恭畢敬的遞上來一個看起來做工精巧的小信封。

      “沈歡?他給朕寫信做什么?莫非是要感謝朕上次扶他起來之恩?這也太客氣了吧!”清如一面猜測著,一面拆信封。

      那小太監說:“奴才不知沈公子信里寫的是什么,但看他把信送來的樣子,似乎是有些羞澀的。奴才私以為,可能是有關于男女之情的。”

      “大膽奴才,這樣的話,也是你能隨便亂猜的?”翠鶯一副氣沖沖的樣子。

      “無知者無罪嘛,他又不知道這話不能講。這次就饒了你了,下次不要再這么沒分寸了。”清如心里也覺得不好意思,但作為皇上,要是總是惱羞成怒,似乎也不太妥當。

      “陛下仁慈,饒了你這一回,還不快給陛下賠罪?”翠鶯儼然一副宮中管事大宮女的樣子。

      那小太監被她這么一唬,慌得立即就跪了下來,不住的磕頭,一邊磕,一邊說:“奴才知罪了,奴才罪該萬死,在陛下面前說這話。謝陛下饒過奴才這一回!”

      清如看這小太監磕得腦門上都滲出血來了,有些于心不忍,忙擺了一擺手,說:“你不要磕了,我都饒了你了,快走吧!”

      那小太監如釋重負,趕緊站起來,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小太監剛走,小桃就一臉八卦之情的湊了上來,“嘿嘿嘿,快給我瞧瞧,那個俊俏的沈公子都給你寫了什么啊?”

      “能有什么啊?你說,你這腦子里一天到晚的,都想些什么呢?肯定是人家沈公子懂禮貌,見我上次救了他,特地寫信來謝我。原來在秋水鎮,這樣的事兒還少嗎?我行俠仗義,人家寫感謝信,天經地義,理所應當!”清如解釋了一大通。

      卻不料,小桃一語點醒了她,“誰家的感謝信會用這粉紅粉紅的小信封裝啊?”

      “可能,可能是沈公子喜歡粉色吧。”清如依然在這兒自欺欺人。

      翠鶯在一旁打著圓場:“沈公子寫的什么,陛下你打來來看看,不就知道了嗎?何必在這兒和小桃姑娘拌嘴呢?”

      “說的也是啊”,清如展開信,念了起來。

      “女皇殿下,見字如面。”

      “今日御花園里,多謝你把我從花叢里牽起來。”

      “你瞧,這分明就是感謝信!”清如叫了起來。

      “今日一別,我便開始思念您,恨不能直接進宮來找您。”小桃指著信,念了出來,“這樣的話都寫出來了,清如,你不會還以為這是一封簡簡單單的感謝信吧?”

      翠鶯也附和道:“看著確實不像感謝信。”

      “倒像是一封情書呢。”一直沒作聲的青果補充道。

      清如的臉一下子就紅了,連看都不敢看這封信了。天知道這沈歡,還會在信上寫出些什么東西,可真是羞死人啦!要知道他還寫了這些,我可無論如何,也不會同意大家一起來看這封信啊!

      “算了算了,丟了這信吧,寫的什么東西啊?”清如沒好氣的說。

      她一邊說,一邊真把這信往地上丟。

      “丟不得丟不得,得看看沈公子還寫了些什么?”小桃給清如丟信的手給攔住了。

      “還真有有用的內容呢”,小桃得意洋洋的舉著信,叫了起來,“沈公子約陛下除夕一起去看燈。”

      “看燈?”清如叫起來,心里暗罵,這沈公子到底知不知羞啊?難道他不知道,女孩子是只能和自己的情郎去看燈的嗎?

      “我不答應!”清如咬牙切齒的說。

      “那你可得找個好由頭,來回復這沈公子。”小桃嘻嘻的笑著說,“不然這沈公子可要難過的喲!”

      “我可懶得謅什么借口,我就直言不諱的告訴他,我只跟中意之人去看燈。至于他嘛,本就不是我的心儀之人,那我憑什么和他去看燈?”清如理直氣壯的說。

      小桃吸了吸冷氣,道,“這下你的沈公子可要心痛的在家掉眼淚咯!你就這么心狠?”

      “哼,誰叫他先寫了這么一封羞人的信?”清如撇了撇嘴。

      沈府里,沈歡打了幾個噴嚏。

      “你說,清如姑娘是不是已經收到我的信了啊?”沈歡喚來阿鳴,問道。

      “哎呦我的主子啊,那是女皇殿下,不能直呼名諱的!”阿鳴恨不能捂住自家這任性的主子的嘴。

      自打他不知道從哪里打聽到了女皇殿下的真名之后,他就再也不管他叫女皇殿下了。萬一他要是在女皇陛下眼前說脫了嘴,豈不是會惹得女皇殿下龍顏大怒嗎?對皇上大不敬,那可是掉腦袋的罪過呢!

      “哎呀,你別那么緊張,我看清如姑娘人很好很和善的,一點兒也沒有端著女皇的架子啊。再說,人家起這么好聽的名字,要是再也沒人叫,豈不是會很傷心?”

      阿鳴可不愿意跟自己的這位主子來辯,要是再辯下去,他又能說出一堆歪理來。阿鳴把這歸功于,自家主子總算是情竇初開了,因為用情至深了,所以干脆就有點瘋了。

      阿鳴只好搖了搖頭,就準備往門外走。

      不巧,卻又被叫住了。

      “清如姑娘怎么還不給我回信啊?”

      “女皇殿下日理萬機,能給你寫回信,你就得感激不盡。你還嫌寫得慢?”阿鳴心里連連嘆息,自家主子恐怕真是瘋了。

      沈歡沒看出來阿鳴的心思,還一副喜氣洋洋的樣子,“她寫得慢,我不嫌棄,只要寫了就好。沒事,反正我的時間多著呢,我給她寫信好了。”

      他展開了紙,提起了筆,興致勃勃的下筆寫道,“清如姑娘,見字如面。”

      忽的,他又皺起了眉頭,“阿鳴,萬一清如姑娘嫌我總是給他寫信,耽誤了她批折子的時間,怎么辦啊?”

      “而且,我一篇一篇的寫,是不是顯得不太矜持啊?”

      “你說,要是追一個姑娘的話,到底怎么追才好啊?光給她寫信是不是還不夠啊?我要不要再給她買點什么小玩意兒送去啊?”

      沈歡一連串的問出了一堆問題,問的阿鳴連連哀嘆,自家主子可真是瘋了,竟然真要去追當朝女皇了。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