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六章 長寧真是個小可愛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長寧,不要亂跑!那是女皇殿下的寢宮啊!莫要去打擾了陛下休息啊!”遠處傳來了很焦急的叫嚷聲。

      清如微微皺眉,正是正午時分,是誰在這皇城里喧嘩?

      她正有些惱火,就看見一個肉乎乎的小姑娘,踉踉蹌蹌的跑了進來。小姑娘穿著一身紅,紅襖子紅綢褲子,紅鞋子上繡著小老虎,只有胳膊上掛著一條白絲帶,好像是在戴孝。

      小姑娘一見她,就甜甜的笑了起來,說:“姐姐,秋水姐姐!我總算見到你了!”

      “我不叫秋水,我叫清如,蕭清如!”清如糾正道。

      “可是,我聽大人們說,你是秋水公主啊。”小姑娘歪著頭,癟著嘴,看起來很疑惑的樣子。

      “那是宮里的人不知道我的名字,隨便亂叫的。因為我住在秋水鎮,就叫我秋水公主,你說他們起名字,是不是夠隨意了一點啊?我的真名字其實是清如,你以后叫我清如姐姐就行。”說著,還摸了摸小姑娘的頭,心里暗暗感嘆,真可愛啊真可愛,將來我也要生個小姑娘,眼睛像顧意,又大又清澈,嘴巴要像我,小巧又可愛。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清如姐姐,我叫長寧!長安永寧的長寧。”

      “真好聽啊!”

      這邊,兩人正說的歡心,從外面匆忙進來一個老婦人,一進來就立即跪了下來,低著頭,很是謙卑的說:“女皇陛下,長寧公主還小,不懂事,叨擾您休息了,老奴給您賠罪了!您千萬莫要怪罪公主!”

      “我怎么會怪罪長寧呢?她和我很投緣,我一見她就歡喜的緊。”清如連忙解釋道。

      “是啊,我看真是血濃于水,陛下雖然沒跟長寧公主從小一塊長大,但她一看見公主,就立即像相識了多年一樣的聊了起來。”翠鶯一邊說,一邊把那戰戰兢兢的老宮女給扶了起來。

      “姐姐,你也別怪罪秀蓮阿媽,是我自己想見姐姐,才跑到這里來的,不是阿媽沒看好我!”長寧也幫著求情。

      清如笑了,說:“朕當然不會怪罪你的阿媽了,她能給你養的像現在這么可愛善良,朕夸獎她還來不及呢。你住哪個宮里啊?朕想你的時候,好去看看你。”

      “姐姐,我住在永壽宮里,和我額娘住在一塊。聽說,我額娘也想見你,但她如今是太妃了,位置高了,再來見你的話,太掉身價了……”

      長寧還沒說完話呢,嘴就被秀蓮阿媽給堵上了,“小孩子胡言亂語,叫陛下見笑了,太妃娘娘并無此意。老奴是太妃娘娘帶進宮來的人,若是你要發火,就沖著老奴來吧!”

      “你這人怎么什么罪責都想往自己身上攬啊?沒人要罰你,朕也沒發火。正好長寧提醒了朕,朕入宮都好一陣子了,卻連太妃娘娘都沒有去拜訪,實在是失了禮數。謝謝你啊,長寧妹妹!”

      清如拉著長寧的手,“擇日不如撞日,不如現在我就去永壽宮,見見太妃娘娘吧!”

      永壽宮里,范太妃正倚在榻上嗑瓜子,旁邊蘭香站著,給她扇風。

      “今天左眼皮一直在跳,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兒要發生啊?”范太妃按了一按眼皮,道。

      “能有什么大事啊?咱們在這宮里,哪天不是風平浪靜的啊?”蘭香搭腔道。

      范太妃挑了挑眉毛,說:“是啊,風平浪靜得都有點無聊了。”

      “也不知道我家那小丫頭跑哪兒去了?天天到處瘋玩,都快忘記還有我這么個娘親了吧!”她佯裝不滿的撅起了嘴巴。

      “長寧公主貪玩,不是正和娘娘小時候一般模樣嗎?”蘭香是范太妃帶進宮里的丫鬟,她早年什么樣子,蘭香都知道個一清二楚,“娘娘忘記您那次爬到樹上去掏鳥蛋的事兒了嗎?”蘭香促狹的笑了起來。

      “快別提那次了”,范太妃丟下手里的瓜子,去拍蘭香,“你說好了給我放風,結果管家來了,你跑的比誰都快,害我被罰抄了一百篇的女戒!”

      蘭香委屈的癟癟嘴,“管家伯伯什么兇神惡煞的樣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況且,我溜掉以前還往樹上大喊了一聲呢。誰叫你玩的興起,壓根沒聽著呢?”

      這主仆二人正在這兒拌嘴,拌的激烈,就聽見門外小太監尖細的聲音,“女皇陛下駕到,長寧公主殿下駕到!”

      范太妃手一抖,瓜子殼撒了一地,“哎呦,我這寶貝女兒,怎么把皇上這尊大神給弄到咱們這兒來了?”

      蘭香一邊手忙腳亂的收拾著瓜子殼,一邊說:“說不定是你昨晚發的牢騷,叫公主給聽到了,今天她就有模有樣的學給陛下聽了?”

      “唉,我不是叫秀蓮跟著她了嗎?”范太妃氣哼哼的說。

      “公主那嘴快的,秀蓮哪兒攔得住她說話呢?”蘭香提醒道。

      這二人在那兒正猜測著,清如就邁進了永壽宮。

      “參見太妃娘娘!”清如畢恭畢敬的行了個禮。

      范太妃正了正身子,斂了笑,做出一副端莊威嚴的樣子,道:“陛下尊貴,不必多禮。常言: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兒是什么風把陛下給吹到了哀家這兒來?”

      清如笑道:“清如剛剛進宮,規矩什么的,也不太懂。本來早就該來看望娘娘的,卻一直也沒來,倒是讓娘娘久等了。”

      范太妃臉一抖,心想:果然我這寶貝姑娘把我心急如焚,等著她來見我的心思,給說了出去。

      但面上,她還是要維持著作為長輩的尊嚴,“皇上是貴人,等的久點不打緊。”

      清如瞧著范太妃一直繃著一張臉,和活潑話多的長寧完全不像,心里暗自犯嘀咕:這太妃娘娘是不是不喜自己啊?怎的一副不太高興的樣子?不過,也說不準,說不定這長寧公主的活潑,像的是過世那位先皇也有可能啊。可能這太妃娘娘本就是這么一副正義凜然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樣子呢。

      她正這么疑惑著呢,卻聽見長寧笑嘻嘻的開口了,“娘親,是今兒的瓜子點心不合胃口嗎?”

      范太妃嗔怪的看了一眼女兒,心想:這丫頭這時候在這兒添什么亂啊?凈問些沒用的。但又怕這一眼瞪得太狠了,嚇哭了女兒,只好臉色一轉,慈愛的笑著說:“今天的瓜子點心都好吃的很啊,寧兒要不要來一塊?”

      長寧一歪頭,很是疑惑的問:“既然瓜子點心都好吃,那娘親怎么還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啊?”

      “這個嘛,”范太妃沒想到自己竟然被自己的親生女兒給噎住了,她惱也不是,怨也不是,臉色變了一變,才說道:“娘親這不是第一次見著女皇殿下嘛,有點,緊張。”

      “娘親不用緊張,清如姐姐人很好的。我私自闖到她的宮里去,她一點也沒怨我,還拉著我的手,跟我講話呢。”

      長寧又轉向清如,道:“我娘親人也很好的,你別看她現在繃著一張臉,其實她平常啊,最愛笑了。有一次蘭香姨姨給她講笑話,她的笑聲啊,我在花園里玩都聽得見。”

      范太妃的臉色又是變了一變。

      她的內心不住的哀嚎:我的形象啊!我苦心經營的端莊嚴肅的形象啊!這下全沒了!全沒了!!

      長寧完全沒發現自己娘親異常豐富的內心活動,還一派開心的拿起一塊桂花糕和一把瓜子,遞給清如,道:“清如姐姐,你快嘗嘗這桂花糕跟五香瓜子。這廚子手藝好得很,是我娘從府里帶進來的。我娘平日里和蘭香姨姨聊天的時候,最喜歡吃這些了。”

      清如咬了一口桂花糕,當真是甜而不膩,比外面酒樓里做的還要好吃。不禁笑著贊嘆道:“原來太妃娘娘在吃食方面,也是頗有講究啊!”

      “那可不,我娘最喜歡研究各種東西,怎么做來好吃了。那天我們園里掉了只受傷的鴿子,要不是我極力護著,說要養它做寵物,那鴿子一準就要被娘親給送進廚房,做成烤乳鴿吃了!”長寧公主爆起她娘親的黑料,可真是火力全開,不遺余力啊。

      清如聽了哈哈大笑。原來這太妃娘娘還真的不是個嚴肅的性格呢,這一點倒是跟自己很是投緣了。

      這會兒,范太妃再也繃不住了,也笑了起來,道:“裝個老成持重的長輩可真是累啊!清如姑娘,我其實比你也大不了幾歲,怎的就得當你的長輩呢?”

      “太妃娘娘若是愿意,我就只當你是我姐姐,不把你當長輩了。”

      “那可不成”,范太妃連連擺手,“那樣可就串了輩分,長寧叫你姐姐,你再叫我姐姐,那豈不是我還成了長寧的長姐?”

      清如聽了這話,不禁也覺得滑稽的很。

      范太妃拉上清如的手,說:“不如這私下里的場合,你也甭叫我太妃娘娘了,直接叫我顏玉好了,這是我本名,在這宮里,我已經很久沒聽人這么叫過我了。”

      “顏玉。”

      “清如。”

      這二人拉著手,一副惺惺相惜的樣子。

      不一會兒,永壽宮里就又傳出了哈哈大笑的聲音和嗑瓜子的嘎吱嘎吱的聲音。

      連路過的太監都不禁感慨道:“這太妃娘娘的茶話會里面,有多了一位新成員嘍!”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