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八章 男女之別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待回到赤嶺時已是第二日清晨。赤媚兒悠哉悠哉走在前面時不時等等身后虛弱甚至途中倒下無數次的施無名。

      途徑枯生院門外正巧遇上赤亦槐和鏡衣長老“哥哥”赤媚兒見到赤亦槐開心的快步走到他身邊。

      赤亦槐有些蒼白的面容如同沒有血色的久病已久的人,低頭對赤媚兒寵溺一笑,目光停留在她身后的施無名身上,此時的她狼狽不堪,精致清秀的面容慘白得比赤亦槐不相上下,原本好看有神的眼眸因見血仍然鮮紅,卻因虛弱顯得十分無神甚至覺得隨時要昏倒過去。殘破的衣裳下雖大部分是模糊的血肉也隱約能看見白皙的皮膚。

      赤媚兒見赤亦槐看向施無名,又看見她身上破爛的衣裳,連忙擋在施無名身前。

      “想必定是因為殿下嫌臟不愿扶施小姐,才如此晚回來吧。”鏡衣笑了笑,雙手背在身后,明明很溫柔的聲音,卻讓施無名背后發涼。施無名心中冷笑,也生出一股氣,對啊,不過是利益關系,憑什么對自己好。

      赤亦槐皺了皺眉:“就這樣回來的?”

      赤媚兒有些心虛的說:“我們走的小路。”意思就是并沒有人看見她這副狼狽模樣。

      赤亦槐知道靈獸導致的傷口上會殘留有致普通人受傷的靈力,他們的下人都是沒有靈力的魔族人,所以媚兒沒有讓下人攙扶她,媚兒又肯定不會碰任何臟東西,更何況此時渾身是血的施無名。

      他沒有責怪赤媚兒,只是淡淡的說:“累了回去休息吧”

      媚兒見赤亦槐并沒有生氣,有些猶豫的看了看他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緒,只好點了點頭,離開了。

      施無名正欲挪步往自己房間走,忽地覺得自己的身體騰空而起,好聞的清香撲面而來,這不是亦媚兒那樣有攻略性的香味,而是淡淡的,讓人安心的香味。等她反應過來時才發現自己正在赤亦槐的懷里,許是傷勢過重,心跳竟有些慢,慢的仿佛無法呼吸。

      一旁的鏡衣原本無所謂的笑容有些凝固,一向了解赤亦槐的他突然不太懂赤亦槐此舉是為何了。

      將施無名放在她的床榻上,一旁的小幾上已備好水盆和帕子,赤亦槐用帕子小心的擦著她的傷口上的血跡,又不知從何處掏出瓶藥膏,施無名有些緊張,雖沒有做出什么表情,卻也能感覺到她的不自然,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珠:“這是玉龍膏,專治靈獸所致的傷口,我為你涂完藥會放一瓶在這備用。”

      施無名早已沒了力氣,任由清涼的藥膏敷在她傷口上,沒有想象中痛,不到一會兒便覺得疼痛不明顯了,只覺好生神奇。“謝謝”看向赤亦槐,仍然沒有多余的表情,繼續說:“你是個好人。”

      赤亦槐放下藥瓶抬眼看向施無名,面色紅潤了些,眼眸也恢復了正常顏色,清秀精致的五官此時襯得格外楚楚可憐。如同小貓一樣的孩子,警惕膽小卻在裝作堅強:“媚兒怕臟,生性如此,習慣就好。”

      施無名并沒有怪赤媚兒,她從未覺得任何人該為自己做什么,只是怪自己如此弱小。

      “你外公未教過你男女之別?”赤亦槐直接坐在了腳踏上,他體質其實并不好,能坐著幾乎就不站著。施無名愣愣的搖了搖頭,對男女之別有些茫然,外公教自己從來都是關于靈法的事,還有一些昔日妖族中的趣事。因不讓自己接觸其余人,所以那些之外的事從未說過。

      赤亦槐見她對自己給她涂藥之事并無覺得不妥便如此問。

      “男女之別為何物。”施無名問,眼中充滿了不解。模樣看起來呆呆的。

      “你可知男女這兩種性別”赤亦槐突然不知如何解釋。

      “知道,你是男我是女,外公是男赤姐姐是女。我也知道男女可以成家生孩子。”施無名將自己所知道的毫不避諱說了出來,她好奇過她是怎么來的,也從以往爺爺講的故事里知道了男女是可以成家生子的。

      “總而言之,女人不可以輕易與男人接觸,特別是身體接觸。”赤亦槐原本只是好心為她療傷,好奇問了句而已,忽地覺得自己要開始給這丫頭上課了。

      “怎樣叫不輕易。為何又不能接觸。”施無名沒怎么感覺到疼痛了便有精神了許多,她從小便喜歡問問題,常常問得外公答不上來。

      赤亦槐向來沒什么耐心,更不愛說太多話。此時已坐立難安,想要馬上離開這里,原本精致難得有表情的臉如今更加的難看:“不為什么,記住就好。”

      “可你剛才卻接觸我了。”施無名見那個問題問不出便換了個問,雖是沒有任何表情,卻能明顯感覺到她的好奇。

      “那是療傷。你在我眼里不過是個小孩。”

      施無名沉默了一會兒,赤亦槐見她不說話,暗自松了口氣,誰料施無名又問:“那不是小孩就不可以接觸了?為何不可以?會受傷嗎?性別不同難道靈力會互相排斥,然后開始對抗?”施無名仿佛在很認真的朝自己未知的領域思考,隨后又低聲嘀咕:“那其他人怎么成家生子的呢?”

      赤亦槐頭疼的站起身,離開了房間,出了房門對兩旁候著的丫鬟冷聲吩咐:“找個懂得多點的丫鬟教教她一些基本的常識。”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