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九章 如何沖破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舒譚轉了轉眼珠子,覺得自己可能有點恍惚,剛剛那一聲竟聽出了男子的嗓音,等到一團熱熱軟軟的東西竄到她腳跟并且發出吱吱聲兒的時候,她嚇一大跳地爬起來,不用再多說什么,那玩意兒在剛剛舒譚回味過一遍剛才的觸感就知道,那是只肥大的老鼠!

      “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

      太惡心了,太惡心了,她要出去,現在,立刻,馬上!

      等看清那橫在眼前的獄門,舒譚才微微意識到有些事的不對勁,目光呆滯了一會兒,等又一只老鼠爬過她腳跟旁,她就再也不能正常地思考了,她知道這里還有另一個人,于是跑過去抱住他,雙手從前邊掛住他的脖子,然后使盡全力讓身體騰空,天吶,她再也不想被老鼠觸碰。

      “你······”

      舒譚抬頭看了看這人的模樣,稍稍一回想就和那位九殿下對上號了,然后再想到這臟兮兮的牢房,她突然聽到了荷田兒的聲音:“與九皇子串通刺客刺殺上官侍郎?”

      應該是當時她還有一絲意識尚存,還能記起這句話,解釋了她現在和他一起在這里的原因,柳眉微挑,干裂的嘴唇尚有一些質疑:“你當真是要刺殺那上官萊?”

      那日她明明撞見他在桃樹下修琴,若不是她的腳步聲,他應該也不會抬頭來看她一眼,看起來是如此閑情雅致的人,難道真的想圖謀不軌?

      罷了,比起和陌生的人靠得那么近,還不如被老鼠碰,誰又知道這樣一幅俊美的面孔下是怎樣的心腸?說句現實點的,她還比他大兩歲呢,可不能在小輩面前沒大沒小,于是舒譚松開了手,讓自己又回到稻草鋪的石地上。

      謝蘭遠隨著重量的突然減輕,心上也突然顫抖了一下,這是他十六年來,第一次感受到的有溫度的擁抱,他似乎還能聞得到她剛剛靠近他時,耳后留有的蘭花香,于是謝蘭遠微微分了神去看她的右耳,玲瓏可愛的耳垂下掛著一顆成色一般的珍珠,隨著她的動靜,一搖一搖地,好像在分離什么東西。

      “實在愧歉,拖累了你。”

      都是將死之人了,又何必生出什么不切實際的妄想呢?還是好好地坐在這兒等死吧。謝蘭遠這樣對自己說,然后一臉淡漠地別過頭,找了處干燥地方,盤著腿坐了下去。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回答還是不回答,重要嗎?”此刻,借著牢房里微弱的月光,他對上她的眼睛,他似乎不該看,因為他看到了里面的純實與善良,他越發覺得自己那樣把她救出實屬不妥,要是那日偷偷地從墻邊將她一同帶走,或許她就不會牽連進來,到底是不忍傷害無辜。

      舒譚覺得自己吃了個啞巴虧,她明明什么事都沒有做,現在卻要受著牢獄之災,她明明想找一點突破口,卻對上一個滿不在乎自己生死的男子。

      “不重要?難道你甘愿替別人頂下罪責,別人瀟灑離去而你慘死牢獄?難道你沒有渴望的東西,在這大千世界好好再享受這人間煙火幾十年?江南的閣樓,塞北的沙漠,上京的繁華,或許你已經體驗過了,我卻還沒有,我才剛剛來到這里,雖然我很想回去找我的爸爸媽媽,我很想再回去和我的同學一起上課,可是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啊,我甚至連我怎么來的都不知道,生病了沒有媽媽在床邊照顧我,看完好幾本書也沒有爸爸夸我,我在這里就只剩我一個人了啊,口音奇怪,遭受長姐長兄的排擠,可盡管這樣,我都從來沒有想過去死,何況我本就是清白的,縱使我現在身陷囹圄,我也一定會盡我全力去洗清嫌疑,因為我,舒譚,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傷害那上官萊的事!”

      他看著眼前的姑娘從勸說他到自己哭泣再到心中燃起希望,他覺得似乎有那么一些可笑,跟宿命作斗爭,這件事他早就學聰明地早早妥協了,就像一顆藏在沙堆里璀璨的夜明珠一樣,沒有人經過,它就不會展現它的高貴與光芒,況且他還算不上什么璀璨。

      若是我來世真成了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小仙倌,那我一定會向文曲星君上書,讓他幫你好好寫個命數,不要再被人無辜牽連冤枉慘死。

      “我的確是被陷害的,可我也知道,我逃不了,至此,你也不要再過多掙扎了,是我虧欠于你,實在抱歉。”說完,謝蘭遠就閉上眼不再理她了,他不想再知道她對生存的渴望,這會讓他覺得他罪孽深重,可再怎么樣也好,這些都改變不了現狀,她只能和他一起共赴黃泉路,然后漸漸被世人遺忘,但也還好,至少,他會記得她,記得這個看起來很可愛的姑娘,想到這里,謝蘭遠又記起昨日他遇見她的情景,像闖進禁地的小鹿,受了驚,不知該如何是好,也驕傲地不向他問路,他猶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曾經有一個人,一看見他都會欣喜若狂,可最后,倒也成了陌路,甚至成了敵人。

      舒譚看著那人的側臉,突然腦袋有些疼,在成功將嘆氣變成了哈欠之后,她就覺得沒有必要再跟他爭執下去,這人一看就是個懦弱,不敢反抗的弱男子,懶得跟他說話。半靠在冰冷的墻邊,舒譚用手托著下巴在心里仔細盤算。

      可不管用哪一種方法去破解這到謎題,都離不開這九皇子這中心一環,只要他向大理寺卿說明自己并沒有串通刺客,那么一切也都隨之而解,大理寺的人會派人去調查,只要找到了證據,那么他們就可以一同走出這牢房了,喝著最便宜的李子酒,去萬和樓聽說書先生講故事,最好還上一份肥美的烤鴨,活著真的是太美好了。

      一聲喟嘆下心頭,舒譚便下定了決心,一定要讓這九皇子重新燃起生的希望,順便,再將她和他一同脫離苦海!

      于是那老鼠又開始在舒譚旁邊窸窸窣窣了,舒譚咬著牙支撐了兩秒,最后還是向自己的膽小妥協。

      謝蘭遠知道她又要往他旁邊靠了,他也不說,也沒有厭煩,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地挨著,度過這沒有盡頭的黑夜。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