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十章 護著我該護的人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既然方小姐更專業,那就由方小姐代勞接下來的事務。”

      陶申握緊肖薇的手,帶她直接往外走,以為自己的背影非常瀟灑帥氣,結果,肖薇不僅甩開了他的手,而且走向方婉若,她看出來,就算躲躲閃閃,方婉若也不會放過她。

      既然如此,不如正面剛吧!

      “方小姐對我們的人事調動這么上心,不知道的還以為方小姐是這里的工作人員呢。”

      肖薇諷刺方婉若家住海邊,管的寬,方婉若面色不改,輕笑一聲。

      “我不是這里的工作人員,但是你,很快也不是。”

      方婉若毫不示弱,氣氛膠著,教授連忙出來圓場,把話題引到墓室上。

      明天畢竟還沒到,肖薇還是這里的工作人員,而且也是本次古墓項目的組長。

      至于方婉若,雖然不是工作人員,但是有探墓資格證,也有理由留下。

      既然大家都對古墓感興趣,就不要商討私人的事情,等出去再說也來得及。

      方婉若懶得和肖薇互懟,徑直走向白玉棺槨,素手正要碰上棺槨,卻被肖薇阻擋。

      “方小姐,觸碰古物要戴手套,您不會這點常識都沒有吧?”

      “李教授,管好你的人。”

      方婉若甩開肖薇抓著她的手,李教授一臉無奈,對方婉若產生反感。

      肖薇打碎唐代玉器的事情,他就覺得有些玄乎,像方婉若這種趾高氣昂,自以為是的人,很容易讓人心生厭惡,大家生而為人,誰也不比誰高貴,誰也不比誰低賤。

      方婉若仗著自己有點身份,就對博物館的事情指手畫腳,容易引起公憤。

      沒等他開口,張爍就站出來了,他實在聽不下去了。

      “方小姐,您來探墓,就要守下墓的規矩,我學姐說得對,觸碰古物,請您戴上手套!”

      “對,請您戴上手套!”

      一時群起響應,所有工作人員都站出來,力挺張爍和肖薇。

      方婉若面子掛不住,如果這會兒戴上手套,那她的氣勢就會更弱。

      但是,如果不戴手套,這里的東西自然都不會讓她觸碰。

      “什么專業考古隊,無知得可笑!”

      方婉若說完,忽然一手放在白玉棺槨上,旁邊的肖薇正要阻止,棺槨有了動靜。

      白玉觸手升溫,棺槨四面的板紛紛褪下,露出了棺木。

      眾人沒想到,研究了半天,竟然這樣就能打開,難道真是大家孤陋寡聞?

      “這么業余的水準,還好意思拿國家的年薪,這錢可真好掙。”

      方婉若的話激怒眾人,但是大家又沒有辦法反駁,只能憋著一股火。肖薇也被氣得夠嗆,白玉棺槨的打不開,并非大家的專業能力不行,而是剛好遇到這樣特殊的情況。

      至于方婉若為什么會知道,現在已經無從知曉,真是氣人。

      裴商君見狀,拿出手機,走向方婉若。

      “方小姐見多識廣,不如幫我看看,這件茶壺是什么年代,值多少錢。”

      “裴總的忙,我自然得幫。”

      方婉若莞爾一笑,裴商君終于主動和她搭話,看來她還有機會。

      她就知道,只要展現超過肖薇的能力,自然能得到裴商君的青睞。

      肖薇肚子里才多少知識,想和她斗,恐怕還得修煉好幾年。

      方婉若接過手機,放大上面的圖片,臉上自信滿滿。

      “宋代,鈞窯瓷,七八千萬左右。”

      方婉若脫口而出,雙手環胸,將手機遞給裴商君。

      張爍剛才伸著脖子看了一眼,聽到方婉若的評判,笑出了聲。

      “你笑什么?!”

      方婉若看向張爍,臉上十分不悅,一個博物館的小嘍啰都敢這樣嘲笑她,肯定因為肖薇的緣故,才故意這樣惡心她。真是搞不清楚,裴商君為什么會喜歡肖薇這樣的女人。

      胸無點墨,家庭普通,也就那張臉不錯,花瓶一個!

      “方小姐真是見多識廣,看一眼就能知道是什么東西,值多少錢。”

      “那當然,這是我的本事,要是不懂裝懂,豈不是讓人笑話。”

      方婉若依然自信,張爍低笑一聲,揚起得意的笑。

      “就連我這樣的應屆畢業生都看得出來,那只茶壺是贗品,根本不值錢。”

      張爍的話讓方婉若瞬間臉色一黑,眾人頓時偷笑,心里舒服許多。

      “不可能!裴總手機里的藏品,怎么可能不值錢,不懂就不要亂說!”

      方婉若瞪了張爍一眼,嘲笑他的無知,并且堅信自己剛才的見解才是正確的。

      裴商君再次拿出手機,點開那張圖,讓現場所有人過目。

      最后,將手機遞給肖薇,她拿到手機,只看了一秒,就將手機還給了裴商君。

      “這只茶壺,是贗品,也不能說不值錢,地攤上還能值七八十。”

      “呵,肖小姐真可笑,這樣的水準也敢在博物館上班,你們這樣渾水摸魚拿薪水,良心不會痛嗎?裴總,你我才是同道中人,你聽聽他們剛才都在說什么!”

      方婉若有些激動,恨不得直接小拳拳捶裴商君,罵他沒有眼光。

      裴商君放大那張圖片,讓方婉若看看茶壺的背景,讓她品,細品。

      經過裴商君的提醒,方婉若又仔細看了一遍,還是沒看出端倪。

      “這不就是宋代鈞窯的茶壺嗎?”

      “方小姐,您離開博物館,右轉兩百米,有一個老頭的攤上有這玩意,您不是有錢嗎?找老頭買下來,您要是給他七八千萬,老頭能高興得繞城跑十圈。”

      張爍笑得停不下來,方婉若粉拳緊握,氣紅了眼。

      裴商君勾住肖薇的肩膀,看著方婉若,緩緩開口。

      “方小姐,您能打開這副白玉棺槨,我們很欽佩,不過只是因為您剛好知道。”

      “我家薇兒不知道棺槨怎么開,但是知道茶壺是贗品,我們尊重你,也請你尊重她。”

      裴商君淡然說完,看著肖薇溫柔一笑,肖薇感覺,他的眼里有光。

      雖然只有一點,卻照進了她的心里,讓她感到溫暖。

      方婉若咬牙,氣得踩著高跟鞋離開了古墓,一個頭也沒回。

      “這是宋代鈞窯茶壺,值七八千萬,哈哈。”

      張爍學著方婉若的姿態和語氣,說著她說過的話,瞬間引來一片笑聲。

      “裴總,謝謝您,謝謝您幫我們解圍。”

      李教授心情也變好,對裴商君的印象也更好了,剛才真是氣人。

      雖然指責的是他的下屬和學生,但是作為領導,他的心里也會不舒服。

      肖薇他們對他來說,就像自己家的孩子,被別人指指點點,他哪里咽得下這口氣!

      “不必感謝,我只是護著我該護的人。”

      話畢,裴商君看著肖薇,眾人瞬間起哄,喬珊珊卻眉頭緊皺,什么好運氣都讓肖薇占了,明明她更優秀,為什么所有人都環繞著肖薇,她到底差在哪兒?!

      想到這里,喬珊珊氣得離開了墓室,沒有人注意到她的離開。

      離開墓道之后,喬珊珊發現方婉若就站在前面不遠處,雙手叉著腰。

      她肯定還在為剛才的事生氣,她這么討厭肖薇,或許可以合作。

      “方小姐!方小姐您好,我叫喬珊珊,我是錦竹公司的總裁千金。”

      喬珊珊快步走上前,對方婉若伸出手,表示友好。

      方婉若卻沒有看上她,也沒有握她的手,表現得非常疏離。

      “錦竹公司?沒聽過,也沒有興趣合作。”

      “方小姐,公司合作不了,不代表別的事情合作不了。”

      喬珊珊話里有話,眼里諱莫如深,方婉若看著她,仿佛懂了什么。

      作者留言:各位小可愛,喜歡文文可以打賞投票票哦,愛你們(づ ̄ 3 ̄)づ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