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十七章 連及草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顧溪越騰出手,柔柔的摸了摸它的腦袋瓜子,“你來干嘛呀?”

      小猴子甩甩尾巴,很是乖順的抓起顧溪越的裙角往臉上蹭了蹭。

      顧溪越眸光柔和下來,看著黏人的猴子,想來是想她了!

      這里也沒見別的猴子,突然多出來人,想來這猴子是覺得新奇,好玩罷了,這才喜歡纏著自己。

      回了山洞,王覓瞧著眼前的一人一猴,臉上有些說不出來怪異,顧溪越以為王覓還在為剛才威脅他的事情耿耿于懷!

      還真是個小心眼兒的男人!

      顧溪越將懷里的草放到他面前,問他,“這里面有沒有你說的連及草?”

      王覓瞧著眼前一大堆雜七雜八的草,不由一楞,少數也有數十來樣。

      視線一一掃過,王覓搖了搖頭,顧溪越見他搖頭,有些失望起來,這可是她轉了好幾個時辰采回來,為此,她手更是被不少鋒利的藤草劃了口子,雖然不是很嚴重,但也隱約能感覺到抽絲的疼!

      顧溪越再次向他確認,“真的沒有嗎?”

      看著她眼底失望的色澤,王覓心底似乎也團了一股悶氣,再次確認后,他淡淡開口,“沒有。”

      顧溪越嘆了口氣,將地上的草抱起來,扔到洞外去。

      回身時,卻見小猴子膽怯的依在洞口處,顧溪越上前將它抱在懷里,小猴子被顧溪越突然這么一抱,有些呆愣。

      畢竟這是顧溪越第一次抱它,小猴子顯然有些吃驚或是不習慣,不過在看到顧溪越柔和的笑容時,也好了許多。

      “你怎么了,是哪兒不舒服了嗎?”看著猴子異樣的神色,顧溪越不由擔心的問。

      小猴子垂了眼眸,兩只爪子相互搓了搓,視線往洞里瞅了瞅,有些委屈和害怕。顧溪越頓時明了,看來是這小猴子怕王覓,剛才它分明隨自己進去了的,如今躊躇在洞口,不敢進去,無疑是害怕里面的某人。

      也難怪,那人一看就不討喜,一天到晚冰冷冷的,看誰都不高興的樣子,也難怪小猴子委屈害怕!

      顧溪越拍拍它的小腦袋,安慰的說,“別怕,他現在就是只紙老虎,可沒精力動你!”

      小猴子似乎聽明白了顧溪越的話,立刻‘嘰嘰吱吱’的點頭,將腦袋靠在顧溪越肩頭,很是乖順。

      顧溪越抱著它,進了山洞,瞥見王覓臉上有些說不出來的奇怪之色。

      猴子見了,更是小爪揪緊了顧溪越胸前的衣服,顧溪越拍拍它的背膀,以示安撫。

      將小猴子放下,小猴子更是一縮,躲到顧溪越身后去了。顧溪越瞧了,不免在心里對王覓不滿了一下,這男人的可怕程度還真厲害!

      雖然沒找到草藥,但王覓身上的傷口已經化了膿若不及時處理,惡化后怕是嚴重喪命,王覓心中自然也很清楚。

      他摸出身上的墨藍匕首,遞給顧溪越,讓她把傷口附近的腐肉刮掉。

      顧溪越只是聽了都不免后背生寒,何況是承受這種切膚之痛的王覓呢?

      但這些腐肉如果不及時去除,怕是會讓傷口腐爛的更嚴重,到時候只怕危在旦夕。

      顧溪越額頭上冒著汗珠子,做好心里建設后,將匕首在火上烤了烤,咽了口唾沫,幾次就要將鋒利的刃口落下,但還是遲遲不敢,縮回了手。

      王覓一副無關緊要的淡漠樣子,看著遲遲不敢下手的女人,心里一陣愁楚,索性拿過顧溪越手里的匕首,自己將腰腹上的腐肉割了下來。

      他不怕死,比這更難熬的都經歷過,何至于這點兒痛還能猶豫?他只是不愿意別人威脅自己,而且,還是個令他厭惡至極的女人!

      顧溪越脊背發寒,看著他絲毫不畏懼的樣子,那雙俊眉因為疼痛緊緊蹙起來,雖然不懼,但額上已經浮起密密一層細汗,將他額間的亂發浸濕,緊貼在臉上。

      瞧他將腐肉割了個干凈,顧溪越也已經看得汗水淋漓,這男人居然對自己都能下得去如此狠手,這要是擱在電視劇里,肯定是個狠角色!

      王覓臉色已經發白,依舊緊咬牙關,臉上及身上都已經布滿細汗。

      只見他沒有絲毫停頓,握著匕首又去割肩上傷口的腐肉,但是因為腰腹間的劇痛,讓他疼的有些發抖,牽動著他握匕首的手也開始抖起來!

      顧溪越雖然看得整個人發麻,但也壯著膽子去拿過他手里的匕首,咽了咽口水,說道,“我來!”

      說完,顧溪越握著匕首的手僵硬的朝他肩上伸去。

      第一次下手,顧溪越有些生疏,疼的王覓緊咬的牙開始‘吱吱’作響。

      顧溪越趕緊縮回手,抱歉的說,“對不起啊,我輕一點兒!”

      王覓瞥她一眼,也不知道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

      嘶!

      王覓極力忍住肩上傳來的劇痛,有些懊惱自己將命這種東西托付在這樣一個下手不分輕重的女人身上,是不是正確的?

      顧溪越冒著汗,終于處理完他肩上的傷口,只是切口看起來沒有王覓自己處理的那么平整。

      瞄了眼經歷這樣痛楚依舊皺眉不哼一聲的男人,顧溪越莫名佩服起他來!若是換了其他人,想必已經大吼大叫起來!

      想起有次感冒去醫院,坐在她旁邊的男人不過拔個吊瓶針都叫喚,眼前王覓沒有麻藥忍受著割肉之痛卻一聲沒吭,這世間的男人還真是天差地別!

      顧溪越處理完肩上的腐肉,又去處理他背上和腿上的腐肉,大約半個多時辰過去,顧溪越才擦著汗,將手里已經握出水的墨藍匕首放下。

      雖然腐肉已經被清理干凈,但新流出的血已經將王覓整個身子染了無數斑紅。

      沒有草藥,就算腐肉處理了,這血又開始往外冒,怕是也不妥!

      正擔憂著,耳邊就傳來‘嘰嘰吱吱’的聲音,顧溪越低頭,看著不知道從哪里抱來幾根草葉的小家伙正朝她一個勁兒比劃著。

      顧溪越不是很明白,但又看著它將那幾根草葉往王覓的傷口上揮了揮,顧溪越立刻猜到幾分。從它懷里接過草葉,摘了一片往王覓傷口上比了比。

      小猴子立刻點點頭,嘴里更是‘嘰嘰吱吱’個不停。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