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44章 “你的職責。”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你不跟我一起?”沈長欽手上的力道沒減一分,停下腳步的時候,襯衫的扣子已經全部解開。

      男人微微古銅色的肌膚,寬厚的肩膀和胸膛,緊致的肌肉線條,八塊腹肌整整齊齊的碼著,BVLGARI的蛇頭皮帶扣著對比起肩膀來說微窄的勁腰,還有藏了一半在皮帶下面的人魚線,渾身上下一絲多余的肉都沒有。

      這男人不僅臉長的顛倒眾生,身材也是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

      “我就不了吧!我昨天洗過澡了,今天就不洗了!”恩桃避重就輕,盡量不去接他話里有話的話頭。

      “你是我的什么人?”沈長欽上上下下掃了她一眼,然后頂了頂腮,低聲問道。

      “保姆!”恩桃鏗鏘有力的回道。

      “所以啊.......”沈長欽勾了勾嘴角猛的湊到她耳邊:“這是你的職責,領著工資自然是要干活的!”

      “沈長欽!我確實是欠你錢,但是如果你覺得以此就能威脅我做任何事情的話你就錯了!”恩桃本來很多話不想挑明說的,但是看著沈長欽一臉的獸性大發,她還是有幾分害怕。

      “嘖~”沈長欽盯著她,一雙黑眸閃著光,眼神充滿了玩味:“你作為我的保姆,拿著我開給你的工資,怎么......連幫我搓搓背都不干?”

      “搓背?”恩桃一驚,下意識的抬頭。

      “不然呢?你以為是什么?”沈長欽舔了舔嘴唇,笑得曖昧。

      “沒什么!”恩桃忽的低下頭,臉頰有些紅。

      沈長欽看著她,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拉著她的手近了浴室。

      浴室里,沈長欽打開浴缸的水龍頭,然后順手將襯衫扯下來,一把仍在恩桃頭上,帶著清雅的古龍香水的味道一下子把她淹沒。

      嘩啦啦的水聲停了下來,恩桃一直在靜靜的等著,一直到沈長欽慵懶的聲音傳來:“過來。”

      恩桃慢悠悠的扯下襯衫,然后悄悄的睜開一只眼,看見男人寬厚的背優雅的對著自己,仰著頭舒服的泡在浴缸里,她才松了一口氣走過去,拿著浴缸旁邊準備好的軟布一點點的擦拭起來。

      “對了,你小腿上三傷口不能碰水吧?”恩桃擦著擦著,腦子里一閃而過突然想起來。

      “醫生給我處理過了,貼了防水的創可貼。”沈長欽狹長的桃花眼微微垂著,在裊裊的熱氣中好看得不真實。

      “哦。”恩桃點點頭,乖巧的答應了一聲。

      “以后不要隨便和其他男人說話,你不知道,這社會是很危險的。”沈長欽忽然開口,嗓音低沉,帶著獨特的沙啞。

      “切,你可能是忘記了我以前是干什么的了!”恩桃知道他在說程牧陽,一下子有些愧疚,想起男人剛才兇神惡煞的臉孔,忍不住回嘴。

      “那個時候你是一盤人男人挑挑揀揀的菜,可是你如果要想把自己當人,就小心一點。”沈長欽這話說得也沒錯,銀座的女人,再是有本事讓男人乖乖從錢包里掏錢出來,在那群男人眼里終究也只是一盤明碼標價的菜,沒有尊嚴。

      在銀座看見的那些畫面,一下子如同潮水一般涌來,恩桃呼吸有些發緊,那確實不是什么好的記憶和感受。

      “程牧陽是一時興起,他玩兒得起,所以你不要當真。”沈長欽聽她沒聲音了,這才意識到提起銀座不太合適,清了清嗓子幽幽的接著說。

      其實,就連他自己都有些搞不懂,為什么對恩桃,沈長欽樣一個暴脾氣的人,老是會這樣不自覺的小心翼翼!

      “程先生是好人,他跳舞的時候問了我為什么會給你做保姆,我說我欠你錢,他才這樣說的,就算是一時興起,他也切切實實的是幫了我。”恩桃一邊用力的擦著背,一邊說道。

      也不是辯解,她說的都是心里話。

      可是恩桃話剛說完,手腕就被人一把握住了。

      “你覺得他是好人,那我呢?壓榨你的楊白勞?”沈長欽的脾氣是出了名的壞,想這樣一秒鐘變臉對于他來說再正常不過了。

      “也不是,你也幫了我,送我回東京,又把我從路正東手上救出來,還替我挨了一刀,我很感謝你。”恩桃縮了縮肩膀,有些害怕他的眼睛,但還是決定說實話。

      “就算沒有這筆債務,我也想留在你身邊,等你養好傷。”恩桃咬了咬嘴唇,然后接著補充道:“我從小到大一直生活得很幸苦,幫過我的人我都會記住。”

      “你三十一號那天急著趕回東京還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嗎?”沈長欽差看著她,臉色緩和了很多。

      這個疑問其實他早就存下了,恩桃頭一天晚上無意識說的那一句來不及他一直覺得奇怪。

      現在想來,那天好像并不僅僅只是一個恰好碰上的日子。

      “確實是,我三十一號趕回去,除了想要離開這里意外,還有一個原因。”恩桃抿了抿嘴吧,低低的呼了一口氣:“三十一號是我的生日,也是路渠哥哥的生日,從我十四歲開始,每一年的那一天我們都會一起過生日。

      那一天我著急趕回去,其實就是擔心他找不到我。”

      沈長欽盯著她,腦子里細細的思索著這句話:“從十四歲開始每一年......那么路正東......”

      沈長欽腦子里很多之前凌亂的線索一下子就清晰了起來,之前那些散亂的碎片都可以串聯起來了!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