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二章 回南家當祖宗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宮尚脫口而出的經典臺詞,震懾了黔驢技窮的南雪,晶瑩眸子輕顫,溢出眼眶的淚珠折射出無數碎光,璀璨剔透,奪人眼目。

      腦海里警報頻響,眼淚攻勢即將來襲,宮尚一再提醒自己,絕對不能縱容小狐貍為非作歹。

      “不許哭!”宮尚低喝。

      幾聲嗚咽蓄勢待發,宮尚一字一頓,陰森森地道,“再哭還吻。”

      一聲悠長的嗝打著卷又被南雪咽了回去,憋著氣要哭不哭的樣子,活像是被人踩住尾巴的小狐貍。

      小狐貍的氣焰消散于彌形,蔫蔫地掛在宮尚勁瘦有力的手臂上,瓶底眼鏡斜斜卡住鼻尖,一臉的淚痕交錯,因為臉色嚇到慘白,之前被吻到微腫的櫻唇更顯紅潤飽滿,惹得宮尚真想違約,再吻一次。

      注意到宮尚惡劣的眼神往返流連于她的唇,南雪垂死掙扎,被宮尚手臂圈緊,惡意湊近。

      獨屬于雄性的麝香氣息再度逼近,南雪驚恐地瞪大了眼睛,惡虎深潭似的眸子太美太具有攻擊性,她的魂徹底丟了。

      兩個人的呼吸近距離糾纏在一起,被困住的幼獸認命地放棄掙扎,渾身軟成了面條,咒罵著命運地殘酷,不甘心地閉上了眼。

      居然嫌棄被他吻……舌尖舔過留有余韻的唇,宮尚微瞇雙眸,笑得狹促,隨手把小狐貍丟到地上。

      “想占本宮少便宜,做夢!”

      what?南雪瞠目,誰占誰的便宜?這個不要臉的!

      “我呸!”南雪從地上爬起來,扶正鼻尖上的眼鏡,“你說要吻我的,可不是我求著你吻的,是你占我便宜!”

      “唔……”開開合合地嘴驀地被唇舌堵住,南雪瘋了,怎么還來,她的初吻二吻全沒了。

      抓住南雪撕打的兩只手,直到吻得心滿意足,才放開香甜的唇,宮尚仰天慨嘆。

      “哎,這該死的甜美!怎能辜負了你的邀約。”

      宮尚氣人的功力一等一,南雪被他氣得眼白上翻,差點沒厥過去。

      彎腰扛起萬念俱灰的人兒,宮尚大步流星走下樓,把南雪丟到車后座上,自己鉆進副駕駛,王超然隨后坐進駕駛室啟動車子。

      車子駛出已有一段路程,車后座的人兒依舊一動不動,王超然透過后視鏡掃了眼。

      “我說宮少,這人不會被你給氣死了吧?”

      正拿著手機玩游戲的宮尚連頭都不抬,“等打完這局,再親一次,立馬活。”

      “放屁!”南雪詐尸一樣跳起,就要反攻。

      宮尚調出手機里的攝像,把鏡頭對準南雪,“小白兔的人設要沒嘍。”

      猙獰暴躁頃刻消散,南雪忍功了得,從要殺人到面對殺人犯的可憐弱小又無助,連最高清的攝像頭都捕捉不到切換過程。

      “嚶嚶嚶,救命!”弱弱的一聲喊,空中有無數氣泡噼啪爆裂,崩得人滿身滿臉的粉紅,這是求救還是撒嬌?

      卑鄙!宮尚暗暗咒罵了句,面無表情地轉回身繼續玩游戲。

      “咳咳……”王超然喉嚨發緊,咳嗽幾聲,目不斜視地繼續開車。

      車廂內的空氣凝固了,果凍一樣扣在三個人身上……

      打開車門,王超然把南雪從車里揪……撞上南雪凄苦無依的目光,王超然心下一緊,揪的動作立馬改為請。

      南山陽聞訊緊蹙眉頭迎出來,先向宮尚問好,又和王超然打過招呼,這才壓著火氣招呼南雪。

      “南雪,快到爸爸這來。”

      “我不!”南雪窩在車里不住啜泣,“我不要在這里,宮少,快帶我走!”

      “下去!”宮尚沒好氣地驅趕。

      “我已經是宮少的人了,你不可以不管我,爸爸家的人都好兇,她們把媽媽的照片撕了還打我,給我的房證還要收回去,我在南家沒活路了,宮少,救我!”

      聽到南雪的哭嚎,南山陽臉上的表情精彩紛呈。

      王超然抱臂站在一邊,等著看被賴上的宮尚熱鬧。

      “南山陽,趕緊把你的麻煩處理好。”

      宮尚語氣不善,臉色難看,是南山陽惹不起的強橫。

      “南雪,別胡鬧,趕緊下車!”

      不管南山陽怎樣威脅,南雪蜷在車里死活不下來。

      王超然用手指狠戳了戳南山陽的背,不耐煩地道,“你按照她說的做不就解決了。”

      聽說人已經到了家門口,可就是哭著喊著不下車,宮之思忍著滔天怒意,聽過傭人稟報,拿起東西沖出門外。

      看過宮之思從車窗里遞給她的房證和修復好的母親照片,南雪抱緊照片嗚咽一聲。

      撕心裂肺地一聲嗚咽鉆進宮尚耳里,眉頭不自覺地鎖緊。

      “姐,畢竟是個女孩子,別逼得太緊。”

      宮少發話,誰敢不聽,宮之思好脾氣地頻頻點頭,“哪里會逼她,哄還哄不過來呢。”

      “南雪,下車……”宮之思溫溫柔柔地朝南雪擺手。

      “不要,她們會打我。”

      南雪頭搖的像撥浪鼓,從車座的空隙間一把抱住宮尚手臂黏住不放。

      宮之思鼻孔冒煙地柔聲道,“媽媽保證,沒有人敢動你。”

      “你不是我媽,而且,就是你打的我。”

      委委屈屈的說完,南雪咧嘴大哭。

      南山陽心驚膽戰地覷了眼即將爆炸的宮之思,不住抹汗。

      “快下車吧……”宮之思磨牙,露出狼外婆的笑容。

      “宮少,救我!”南雪低低哀求,聲音里滿是信任。

      南雪一次次地求助宮尚,人又是宮尚帶回來的,宮之思不瞎不聾,嘴角抽搐地問道。

      “宮少,你和南雪到底怎么回事?”

      宮尚未置可否,挑挑眉什么也沒說。

      “宮少已經是我的人了……”

      南雪軟軟糯糯的說完,宮尚奓毛,“下去!”

      宮尚是不是南雪的人宮之思不清楚,但從不許別人碰的宮尚,居然隨便南雪抱住胳膊而不揍她,絕對有問題。

      因為南雪,這半個月來南山陽天天受宮之思母女的氣,又被程佳楠出現施以高壓,再加上外界對南家尋找南雪的種種惡意猜測,萬般無奈的南山陽臉都不要了。

      “祖宗,你先下車,有宮少和王三少在這作證,爸爸保證南家沒人敢欺負你。”

      聽到祖宗二字,王超然努嘴,看來宮少說的沒錯,南雪回來南家,還真是來當祖宗的。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