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番外 舊緣:你早晚會成為我師母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雖然發生了相親現場被方樂陽求婚的戲劇一幕,回到家的秦暖還是選擇先睡了一覺,醒了之后被自家母上大人一頓盤問,秦暖勉強脫身躲回了房間。

      或許是白天睡飽了,晚上就容易失眠,因為方樂陽的突然求婚,此刻躺在床上的秦暖總覺得今天離奇地像做夢一樣,不是“我們談戀愛吧”而是非常直接的“我們結婚吧”。

      喂喂喂~大哥我跟你才見過幾面啊?!

      嚴格來說,是3面。

      初見是在自己公司,方樂陽陪同事來咨詢課程,是秦暖接待的。具體都說了些什么現在已經不記得了,秦暖只記得方樂陽這個陪客比正主還要難搞,問題一個接一個地問,搞得已在職場混跡好幾年的秦暖難得覺得疲憊。

      拜托大哥!是您要學嗎問題這么多!心里雖這樣想著,面上還是掛著職業微笑,回答也都輕聲細語,聽不出什么不耐來。或許是秦暖出奇好的服務態度,總之,方樂陽的同事臨走前很爽快地就簽了18880的英語速成口語班。

      說起來,方樂陽那位為人開朗、行事爽快的同事,和秦暖還是本家呢,名字叫秦運。

      因為最終結果還是好的,秦暖也就沒去計較咨詢過程中因為方樂陽而生出來的一些閑氣,這就是他們的初見,有一點點的不愉快,但也僅此而已。

      第二次見到方樂陽是在秦運組織的飯局上,秦運憑借一身智慧,只用了半年就拿到國外一知名大學的offer,終于結束漫漫追妻路,就此準備在異國他鄉和愛人雙宿雙飛。在巨大的幸福籠罩下,秦運執意要請所有為他幸福做出過突出貢獻的人吃頓大餐,秦暖、方樂陽均在此列。

      通常情況下,這種私人飯局秦暖一向是敬而遠之的,更何況還是個已結業學員的飯局。奈何這位已結業學員素來對秦暖不錯,只要來上課一定會記得問候秦暖、跟她閑聊幾句,而且每次都還會順手抱上一大堆零食,也不管她要不要直接往她桌上放。

      對于在校學員,秦暖一向都只當做純客戶對待,但久而久之,因為吃人嘴短,秦暖對這位總是向自己熱情示好的客戶,總歸也是多出了些情分。再加上秦暖向來不擅長應付單純熱情過度的人,拒絕的話都還沒說出口,人就已經被拉上車走了。

      飯桌上秦暖和方樂陽座位雖然挨著,但交談不多,對外飯局秦暖一向禮貌且克制,開啟節能模式,方樂陽對熟人尚且不算熱絡,對只有過一面之緣的秦暖,話自然更少得可憐,席間兩人基本是各吃各的。

      倒是和秦暖同來的一個同事,對方樂陽感興趣得很,隔著秦暖恨不得把方樂陽的家底都查清楚了:

      “方先生是吧?哎呀跟秦運一起做金融的?金融行業的人是不是都特聰明啊?你看秦運只用半年時間就拿到了國外知名大學的offer,這可真是夠我們學校宣傳一陣的了。”

      “方先生有沒有感興趣的課程啊?熟人帶客可都是有優惠的,到時候讓我們秦暖幫您走流程啊……”

      “對了,方先生您現在有女朋友了么?您這么優秀,喜歡您的人一定很多吧?”

      方樂陽應付得得體,對于每個問題算是有問必答,但也不會說多余的字。秦暖知道這個同事就是自來熟一人,并沒有什么惡意,看到方樂陽也應付得來,就沒出聲解圍。

      不過,和方樂陽同來的一個女孩子就沒這么淡定了,還沒等方樂陽開口回答“是不是單身”的問題,同來的女孩子直接開口插話:“你們這邊都有些什么課程啊?我最近也想學一些新東西呢!”

      秦暖同事這一接話,對方就再沒讓她把話題轉回到方樂陽身上,于是飯桌談話就變成了一方想快點結束話題,一方卻總能想到新的問題讓你不得不接話的博弈局面,秦暖頓時對方樂陽的這位厲害的女同事有了幾分刮目相看。

      不知何時,秦運端著飲料杯走到秦暖身后,俯身在她耳邊感嘆:“女人之間的戰爭,真是可怕!”

      秦暖自顧自地繼續吃菜,并沒有理他。

      但他絲毫不受秦暖態度影響,繼續快樂地講八卦:“看到了沒?就那女孩可是喜歡我師傅好久了!這一年來,只要一有女的稍微透露點對我師父的意思,她就會像今天這樣替我師父擋住這些桃花。”

      秦暖:……

      秦運繼續喋喋不休:“其實要我說啊,這姑娘完全是多慮了,我師父的那些桃花根本不用她擋著,我師父自己就會清理。”停下來喝了一口水之后,秦運繼續:“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覺得你肯定會是我師母!”

      “師母?”

      “對啊,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方樂陽其實算我師父了,我從進公司,都是他一步一步帶我到現在的。”

      “然而我覺得你師父跟今天和你們同行的那個女孩子更般配。”

      “你說這姑娘也是夠軸的!怎么說呢?我也不是說這姑娘不好,但是她跟我師父真不合適,真的!而且我師父也不喜歡她,她都明里暗里追我師父多久了,要真能成他們早就成了。”

      “有志者事竟成,你師父現在不同意,不代表以后也不會同意。”

      “NONONO,此話差矣,我還是覺得我師父跟你這樣的姑娘在一起比較合適,不信我們走著瞧,我直覺一向都很準的!”

      秦暖不屑一笑:“你又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了?”

      “當然!你就是適合我師父的人,總有一天會成為我師母的人。”

      ……

      如果說一開始秦暖還在想座位安排會不會是個意外的話,那么飯局結束后,當方樂陽同事熱情地將秦暖推上方樂陽的車時,秦暖就徹底明白對方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了。

      方樂陽對于“把秦暖安全送回家”的囑托,淡淡地應了一聲便發動車子走了,路上方樂陽問了秦暖地址,

      兩人雖然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但秦暖已經有點疲憊,也就有問題就答,沒問題就沉默,后面方樂陽默默打開了音樂,一時間車里只剩導航的聲音和低緩的音樂聲。

      到小區樓下時,秦暖禮貌地說“謝謝”,然后回家睡覺,他們的第二次見面,其實也不過如此。

      然后,就是今天了!

      僅此而已!所以秦暖想來想去,也想不通方樂陽向自己突然求婚的理由。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