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三十四章 沒有身份的人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小孩子嘻嘻哈哈的玩鬧,好像世界上沒有什么讓他們害怕的事情,也沒有什么讓他們煩惱的事情。

      左正修沒有樂憂那樣受歡迎,年歲不一樣的小孩子把樂憂圍在中間:“漂亮哥哥,要糖果糖果!”

      樂憂把手舉高:“沒有了沒有了,只有最后一個,我只能給一個小朋友!”

      小孩子忽然乖巧起來,站成一排等著樂憂把最后一個糖果拿出來。

      “這顆糖,你們找這個哥哥要吧!”

      樂憂把糖果給了左正修,那群孩子連忙圍過去,沒有經歷過這樣事情的左正修被嚇了一跳。

      “這,糖果你給,不要再爭了。”

      左正修看見一個一直站的比較遠,向往的看著糖果,可是一直沒有走上前的小男孩,那個孩子收到了棒棒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大大的眼睛瞇成一條縫,笑著鞠躬就跑開了。

      “你這樣做是不對的。”樂憂看著孩子們跑遠了,在左正修身邊這樣說了一句:“他不像別人一樣,搶著要打人手里的糖果,同樣他也保護不住。”

      樂憂指著跑遠一點的孩子,果然那個小男孩被大家圍在中間,你推我搡間,糖果羅在地上被別人搶走。

      “你很善良,覺得他還沒有得到糖果,所以想要給他一個,可是他需要的不是糖果,而是和別人爭強的勇氣。”

      樂憂一步步的走過去,把倒在地上的小孩子扶起來,透明包裝紙包著的五彩的糖果被放下他面前。

      “你可以保護好它嗎?這次不要被別人搶走了哦。”

      樂憂笑著看著那個男孩,直到他接過糖果,放進嘴里,男孩覺了一個躬就跑開了。

      “看到了嗎?他的眼睛里面有了勇氣。”樂憂拍拍有些臟了的身上,用濕巾好好的擦了自己的手。

      “我們是來了解情況的,走吧。”

      福利院的院長辦公室也不是多么好,一個看起來已經五十多歲的女人,慈眉善目的看起來很容易被人親近。

      “您好,我是警察,想和您打聽一個人可能很多年前的一個人。”

      女人抬起頭,把手指放在嘴邊,兩個人這才看見她懷里還有一個小孩子,睡得很舒服的樣子,輕輕吮吸自己的手指。

      把孩子放下嬰兒床上面,這才示意兩個人出門聊。

      外面是小孩子吵鬧的聲音,女人溫柔的開口:“請問有什么事情嗎?我的孩子又惹禍了嗎?”

      左正修搖搖頭:“不是的,您的那些孩子很可愛,我們剛剛還和他們玩了,我想要問的是一個很久以前的人。”

      “您這里有沒有孩子是啞巴?”

      那女人點點頭:“這里很多孩子是被丟棄的,先天有問題的人很多,聾啞人自然不少。”

      樂憂思考了一下,“那有沒有一個長得很好看的聾啞少年?”

      女人忽然間想起來什么一樣,進了房間一會兒又出來,手里拿著一張照片。

      “你說的是不是默默?大概十年前他被別人從這里帶走了,那時候已經十五了,我已經做好了照顧他一輩子的打算,誰知道會被別人帶走。”

      照片里面的小男孩,衣著很簡單,白色的棉布體恤,臉上沒有什么表情,冷著一張臉看著鏡頭,可是,男孩的五官格外的清秀好看,年紀還小就已經很漂亮了,左正修不自覺看向身邊的人,這個樣子很像樂憂。

      “他長的好看,小時候來領yang孩子的基本上都會喜歡他,可是他不會說話,性格又不好,所以基本上沒人喜歡他愿意帶他回家,怎么了?他出什么事情了嗎?”

      樂憂搖搖頭,把照片接過來,指著照片笑了一下:“你看我們是不是很像?我是他的家人,只是想來感謝院長。”

      女人仔細打量了一下樂憂,最后相信了他的說法,兩人走出福利院,這一趟不算是沒有收獲,得到了那人的照片。

      “我們應該回去了,這邊已經沒有什么值得調查的了。”樂憂坐在車上就這樣說,左正修有些疑惑。

      “不是什么都沒有調查出來嗎?你確定這個就是被害人帶的那個孩子嗎?”

      樂憂把手機里面的照片發給林浩立,然他幫著查一下,調查接過果然是備案里面沒有比對到相似的臉。

      “那女人領養了孩子,可是資料上是沒有孩子的,那說明這個孩子根本就是一個黑戶。”

      領養的時候會有合同,如果想起來那個小孩子最先應該拿出來的就素領養合同,那個東西才證明了這個人的身份,可是那個那個男生沒有。

      “現在這個社會還有沒有身份的人?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你不記得院長說的話了?他性格不好而且還是一個先天殘疾的孩子,這樣的小孩領養之前,福利院那邊會讓領養人留下資料,然后帶回去撫養一段時間,沒有問題了再簽合同。”

      左正修下意識的點頭,然后就聽見樂憂繼續說道:“可是那個女人資料就是假的,她身份證上面的名字是何敏,可是留在福利院的名字是何梅。”

      放大照片,果然看見了角落那里寫著何梅兩個字。

      “她把孩子帶走了,不過沒簽合同,這個照片不出意外是她送給福利院的。”

      莫名其妙帶走一個孩子,不經過法律的正規渠道,反而鉆空子把孩子直覺帶走。

      “不對啊,她還做那么長時間的早點攤,不怕被發現嗎?”

      “福利院在北城區,早餐鋪子在南城區,距離本來就很遠,而且按照正常人的想法,把孩子帶走肯定是帶去別的城市,怎么可能還留在這個城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這個道理還是好用的。”

      樂憂說著話,就好像這些事情都是在她面前發生的一樣,左正修看了他一眼。

      “這些也是你猜出來的嗎?”

      “當然,我總不能真的看見過這些事情,都是猜到的。”

      左正修看著外面飛快后退的景色,心里有無數個疑問。

      沒有身份的人,茫茫人海在哪里才能找到?樂憂拉住左正修的手:“你看那邊,是不是一個公園啊?我們去走走好不好?聽說山城公園景色都很好看的。”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