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34章琴師2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很快,嘉渝就見到了下人口里的那個離公子。

      因為不久正好是這個國家的一個盛大節日百花節,這大概就像是現代的七夕和情人節一個性質。

      那個在臺上表演古琴的確實是個清風霽月的男子,初初一眼望去就像是被三月的楊柳拂過湖畔一樣,不驚心動魄,但是卻自有綿綿柔情,又不顯得過分柔軟而是綿柔中含著清新雅致。

      大抵場中除了商郢就數這個男人最吸引目光了,當然就嘉渝以為商郢能吸引女子們的注意多半是因為他屁股下那個位置。

      至于這個離公子,原本是太傅之子,結果被商郢查出太傅暗中支持另一位皇子意圖造反后,全家被殺的殺貶的貶,而他自己被商郢留在禮部做戲子,終生不得另謀他業,也不得離開禮部。

      據說這個離公子原本就是京都四大才子之首,十大美男之首,是待字閨中的女子們的夢中情人。

      結果家破人亡不說,自己還被剝奪了姓,成為以取樂他人為主的下人,商郢顯然就是故意在羞辱他。

      宴會自然要進行一番相親大會的,商郢做足了疼愛嘉渝的好形象,而嘉渝更是體貼的又給他納了好幾個妃子。

      從嘉渝張嘴說這件事開始,商郢整個人都是蒙的,看著嘉渝很積極主動的張羅著誰誰誰賜什么位分,甚至還一臉等著被夸的表情看著商郢,商郢有種吃了蒼蠅的感覺。

      展示了一番自己身為皇后的大度以后,嘉渝就選擇了先行離場,雖然看似無禮,但是商郢還是笑瞇瞇的答應了,畢竟誰叫嘉渝老爹現在還不是他商郢扳得倒的。

      原本白嘉渝就是那種有些嬌蠻任性的樣子,嘉渝也不想崩人設,而且能看著商郢吃癟不是挺爽的么,嘉渝表示就喜歡你看不慣我又打不到我的樣子。

      皇宮很大,尤其是前宮,原主沒有來過,嘉渝更是不可能知道了。

      是以當嘉渝再一次轉到這個偏僻小殿,終于有些無語了,在看到不遠處有一人往這小殿里行去時,嘉渝立刻就出聲叫住了對方。

      “這位姑娘有什么事情么?”那人果真站在原地,等嘉渝過來才出聲問道。

      嗯?嘉渝定睛看去,才發現這人竟然就是剛剛在正殿里表演的那個離公子。

      雖然嘉渝和他都是京都里同一時期比較出名的人,當然嘉渝的出名和他的出名性質不一樣就是了。

      但是兩個人從來沒有見過面,是以在白嘉渝的記憶里對這個人根本沒有任何的印象。

      “你知道凰梧宮往哪里走么?”沒有多想的嘉渝直接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對方似乎愣了一下,接著道:“那是皇后娘娘的寢宮,沿著我身后這條路一直走,繞過正殿,左轉就進了后宮,然后就可以直接看到了。”

      道了聲謝,嘉渝就匆忙的離開了,因為看到這個人的一瞬間,有些不一樣的想法冒了出來。

      雖然只是猜想,但是嘉渝的第一想法是逃避。

      才走出沒多遠,就聽到了隱約的說話聲和嬉鬧聲,而且正好是朝著嘉渝的方向來的。

      那四五個男子看到嘉渝身上的鳳袍的時候都是一驚,顯然不明白為什么皇后娘娘會出現在這里。

      看著這幾人行禮以后,嘉渝擺擺手,示意他們可以走了,可這幾人卻站著不動了。

      嘉渝若有所思的看了他們一眼,率先離開,果然就聽到幾人往自己來時的地方去。

      復行了幾步的嘉渝突然就頓在原地,又腳步匆匆的往回趕。

      偏殿外面掛著的兩個黃燈籠一動不動,下面的門房大開開,安靜得有些詭異。

      嘉渝直接跨步進去,這小殿雖然比起皇宮其他建筑說是小,其實內部也是十分寬敞的。

      四五個男子竟然一溜的跪在地上,嘴里一邊高呼,我是蠢貨。

      待嘉渝找到寢殿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樣的場景。

      此起彼伏的聲音里,離公子安靜的坐在一邊的椅子上,良久以后才笑著道,“你們要記得,回去以后好好做人,不然愧對你們的父母。”

      “是是是,”

      “謝謝公子,”幾個人感恩戴德的連連磕頭。

      嘉渝:有一種誤入了邪教的感覺,怎么回事?

      幾人跑出來的時候都是慌慌忙忙的,也沒注意到那個站在角落的嘉渝。

      沒有事的嘉渝也打算離開了,卻在這時聽到身后有聲音響起,“門外的這位不如進來坐一下。”

      嘉渝一愣,然后就轉身走了進去。

      似乎沒想到這人會真的進來,對方也是呆了一秒,嘉渝靠得進了他才說,“姑娘你還有什么事么?”

      我這亮得晃眼的金黃袍子還在身上呢,你叫我姑娘,“嗯?你是不是眼睛……”

      “早些年出了一些問題,沒有得到及時治療就因此失明了。”他倒是很坦然的說了出來。

      嘉渝直視著那雙眼睛有些失神,里面明明波光瀲滟燦若繁星,卻是失明了。

      “你有沒有養花?”嘉渝也沒有坐下,直接站在他身前道。

      “養花?姑娘怎么會突然這樣問?”他并不回答嘉渝的話,而是反問道。

      嘉渝搖搖頭,意識到對方看不見后又說,“沒什么既然沒有就算了,我剛剛是因為看到那幾個人有些不正經,以為他們是想做壞事,所以才跟過來的,既然沒有事了,那我就先離開了。”

      嘉渝很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既希望他是那個人又希望他不是。

      自嘲的搖搖頭,嘉渝將這些想法都給拋開,這才做了幾個任務啊,自己就這么多愁善感,這可不是好現象。

      “等一下,”嘉渝的腳已經跨出了門檻,后方的人卻突然叫住了她。

      “有的,姑娘要隨我去看一眼么?”

      那只腳定格不動,嘉渝的理智告訴自己應該馬上走,不要問也不要管,可是情感上卻帶著掙扎。

      萬一,養的不是同一種呢?怎么可能這么巧合就正好遇上了呢?也不一定是每個世界都會遇到啊!

      “好!”

      ……

      再次離開的嘉渝有些神色復雜,看到那正開放得嬌艷的藍色花朵,腦海里出現很多個人的臉,最后轉換成蘇離人的模樣。

      究竟,你是誰啊?

      殿門口的蘇離人用那雙綴滿光彩卻又看不見的眼望向嘉渝離去的方向。

      從對方剛到自己身邊問路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個人是誰了,它身上的那種香料,可是只有皇帝和帝后用得起的。

      直到又很快第二次見到她,然后對方語氣失落的要離開時,蘇離人還是選擇遵從心里的感覺,給她看了自己視若珍寶的鳶尾花。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覺得讓她那樣離開自己會后悔,雖然不知道自己會對這樣一盆花視若珍寶。

      蘇離人眼里閃過茫然,隨即轉身回房,反正自己已經沒有什么可以被騙的,而所謂羞辱他也不在意,能活著多好啊,就像現在,自從遇見帝后就遇見了自己等待已久的人的那種感覺,真是有趣。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