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百零四章 千杯不醉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時間過得很快,科舉考試也在這幾天提上日程開始了,明日就是放榜的日子,不知道多少人等著看這個榜單。

      又是各大世家拉攏人才的好時機。

      第一名是安念蕭,這是很早之前北宸絕就告訴她的,他們還打算在他的身上做文章來著。

      所以,北宸絕這人,早早的就開始算計旁人。

      “在想什么?”

      “你怎么來了?”

      “下朝了,就來了,在想什么?”

      “在想,憶凝院這么大,我的樓閣好幾個房間,你是如何知道我的準確位置的?”

      “只要找,還是找得到的。”

      “我這個地方的守衛,跟你的宸王府比起來,還是差的太多,你的宸王府,可是號稱全京都最堅固的地方,連只蟲子都飛不進去。”

      “你若是真的這般喜歡的話,不如早點嫁給我。”

      “我覺得你這幾天似乎一直盤算著要我嫁給你,北宸絕,我怎么覺得,你最近算計的東西越來越多了,連我都算計。”

      沉吟了半晌,北宸絕才抬起頭來,眼神滿滿的都是復雜,甚至還有著些難以表達的情緒極致壓抑。

      “你這樣想?”

      “不是,我可能表達的意思不對,你不要亂想,就是。”

      “我知道了。”

      她看著他那副委屈的樣子,閉了閉眼睛,然后很認真的看著他說了句:

      “對不起,我說錯話了,不該懷疑你的。”

      北宸絕站起身,將她攬入懷中,頭抵在她的肩膀,她感受到他的心情很低落。

      “所以以后,要信我,我絕不可能,害你。”

      她難得的很乖的點了點頭,北宸絕閉著眼,深吸了一口氣,她身上淡淡的藥香夾雜著天山雪蓮的氣息全數涌入鼻尖。

      她皺了皺眉,因為某個男人隔著衣服輕輕咬了她的肩膀,肩膀上傳來的微微疼痛告訴她惹毛了他的后果。

      “這是你不信我、亂想我的懲罰,我要你記住。”

      其實,那一剎,他害怕了,她說的沒錯,他的確是這樣做的,只是,不想讓她知道,僅此而已,就一次,一次。

      他心里暗暗這樣想著。

      他卑鄙陰暗,可他想讓自己在凝兒面前的時候,是最好的,他不想她和別人一樣那樣理解他。

      南宮凝只能抱著他,不說話,靜靜地,她不會哄人,也不會表達的,這種時候,她的語言,往往會更蒼白無力。

      所以不說話就是最好的,每次都能言善辯的她,往往都在最煽情的時候,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或許還是不善言辭。

      她本就冷清無比,也不喜歡說話,遇見他就是個例外,他大概是她這一生最大的例外了。

      第二日早朝,朝堂諸臣便對這次和親的人選爭論了半晌,始終都沒有挑出一個合適的人選。

      北宸夙想來,自己也是舍不得任何一個女兒去的,只得抱怨一下自己當初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鬼使神差的偏偏動了這門子心思。

      于是,下朝之后的御書房,可當真是無比熱鬧。

      “父皇既然答應了,就應該知道自己會選誰,如此這般,倒是為難我們。”

      北宸軒向來便是有什么就說什么,因此心中所想,便是嘴上所言,只是,低下頭的那一剎那,北宸絕看見了他眼底的微微嘲諷。

      即刻了然,是啊,北宸從不和親的,若是父皇開了先例,以后代代君主,難保不會效仿父皇今日所舉。

      “陛下,風落皇在外等候。”

      “請。”

      這個時候來,是為了什么?

      “宸皇,各位殿下。”

      “風皇。”

      御書房剎那間十分寂靜,連根針掉到地上的聲音都可以聽得見,當然,御書房沒有針,他們聽得見彼此的呼吸聲。

      “宸皇,朕來這,只是為了一件事。”

      “風皇請講。”

      “朕想求娶貴國五公主。”

      說出來的時候,北宸夙首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才反應過來鳳君落說的便是他那位血色妖瞳的女兒。

      鳳君落當然把北宸夙的表情一覽無余,當即內心便起了三分不滿,原來宸皇竟完全不記得自己還有這么一個女兒,跟南宮凝同樣都是不祥之身,這位公主,可當真與她是天差地別。

      “三座城池,一座礦脈,一百年不犯邊條約,傾國之禮,如何?”

      他在等他的回答,連著北宸絕,也終于在此刻稍微放下了一點提著的心,他沒有把握,所以有些擔憂,如今親耳聽鳳君落說出來,才微微放下了心。

      “風皇可否等朕思考片刻。”

      幾乎就在一天之內,消息不脛而走,明明在御書房的只有他們幾個,可不過一天的時間,便在前朝后宮傳的沸沸揚揚。

      北宸若她們都在為她捏了一把汗,唯有當事人,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除了眨了眨眼,再也沒了其他。

      “你當真要去?”

      “不然?”

      上一次北宸曦和南宮凝兩個人相認了之后,便跟北宸若傳了信,北宸若一開始其實就對北宸曦挺不錯的,也沒有什么其他可說的,只是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對她多了許多的擔憂。

      南宮凝也趁著月色更深,避開宮廷侍衛,進了北宸曦的寢殿,她去的時候,月光撒了一地,北宸曦斜躺在貴妃榻上,搖著手里的酒瓶,看了眼跳下來的南宮凝。

      “怎么又來了?不怕什么人再來暗殺你?”

      “放心不下,就來了。”

      “有什么放心不下的,我離了北宸又不是不能活,再說了,我對北宸,已經玩膩了,倒不如換個地方。”

      “是嗎?”

      “南宮凝,你以為你有多了解我?”

      “你醉了。”

      “我沒醉,我千杯不醉的,小凝子,你知道嗎,我也找了你們好久啊,可是,都沒有找到,我就知道,第一個找到我的,一定會是你,我是不是很偏執啊,你是不是一直都以為我很固執,又狂妄自大。我跟你,不一樣,我是孤兒,從小就在組織內部長大的。

      小凝子,我能活下來的唯一理由,就是天賦異稟,我見過太多的不公平,見過太多的殘忍,見過太多太多的悲歡離合,我只為了活下來。為了你們,我背棄了從小養育我的師父,背棄了我的組織,只是因為,你們身上有家人的溫暖。我從來都沒有感受過這種溫暖。”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