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hiow"><nobr id="chiow"><sub id="chiow"></sub></nobr></code>

    <tr id="chiow"></tr>

  1. 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我就是信他(上)

      看正版原創小說,來陌上香坊小說網(www.104944.com)

      盡管及時吃了藥,顧懷恩的胃還是沒耐受住興起時灌下的幾大杯冰啤酒。

      穆周南抱著她在車上歇了小半個小時,眼見學校門禁時間將近了,便扭住她的小性子說,“去醫院吧寶。”

      她捂著胃腕搖頭,“不用……我回宿舍睡一覺就好了。”

      “你現在這樣我怎么放心你回宿舍?”他語氣堅定。

      “真的沒事兒的,以前也這樣,我睡一會就……”她話說到一半,頭頂上傳來的熱烈注視就讓她噤聲了,顧懷恩小心翼翼地抬頭,果然對上一雙發紅的眼睛。

      她連忙服軟,靠上他的肩膀依偎住他,“我不是……不是你想象那樣,我的意思是沒那么嚴重。”

      “你是想說你在宿舍半夜起床去催吐不嚴重?”他的聲線連低幾度,“回到宿舍你也不會麻煩別人,只會自己忍著,讓我擔心的一晚上睡不著,你就滿意了?”

      眼見他未盡的慍怒又要升起來了,顧懷恩終于低頭嘟囔出了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那我……這一個月我都去了好幾次醫院了,我不想去了。”

      穆周南的神色有些許升溫,眉結漸漸舒展,耐心勸道,“你以后實習還要天天去呢。”

      “那不一樣,實習是去給病人看病,我現在去是自己當病人,去得太多……學長學姐都認識我了。”

      他失笑,“小傻瓜,生病了去醫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們去掛急診號,開了藥在輸液室里打針,誰也看不到你,好不好?“

      她心動了,抬頭看他,“可以嗎?”

      “可以,”他親親她的鼻尖,“這樣我能一直看著你,打完了針你不疼了我才放心。”

      顧懷恩有些無奈,聽他這話的意思,她要是一直疼著,明天的課都別想上了。

      她就這樣被“扭送”到了醫院,掛號排隊,一切都很順利。

      可等到真進了診室看了醫生,顧懷恩才意識到自己今晚的決定是多么的錯誤。

      如穆周南所說,今晚在急診坐班的是他本科實習時曾帶過他的醫生,一個三十中旬的朋儕白眉,也是南醫大研究生畢業,穆周南叫他師兄。科研成績很突出,最近剛晉升了職稱,為人謙和、樂善好施,唯一為人詬病的是……太八卦了。

      在顧懷恩坐上診室的椅子時,坐了大半晚上診的醫生難掩倦意,都沒抬眼看,只是低著頭,一手翻她的掛號單,一手按亮醫用手電筒。

      “顧懷恩,19歲,哪里不舒……”他公示的詢問戛然而止在抬眸時。

      只因順著一雙搭在患者肩上的手,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臉。

      “周南?”他驚疑地樂開了,看看臉色有些紅潤的顧懷恩,又看看嘴角始終帶著戀愛中甜蜜幅度的穆周南,身體里某個開關被打開了,“這是家屬吧?”他關上手電筒,湊上前問。

      顧懷恩局促地微笑,是穆周南替她點的頭。

      “可以啊,家屬很可愛。”他的表情里甚至有些自豪。不愧是他帶過的師弟。

      顧懷恩僵硬的笑臉都快崩了,下意識扯扯穆周南的褲縫。

      “師兄,她胃不舒服,你先幫她開點ppi和莫沙必利,要點滴。”

      “哦……”醫生的八卦之心被猛然叫停,怔怔地從口袋中掏出筆,開始寫處方,“你都看好了是吧?”

      穆周南點頭,“她有四年的胃反流病史,一年前有消靡出血的情況,胃黏膜有永久損傷,一個小時前喝了冰啤酒,半小時后胃腕部開始持續疼痛。”

      “有燒心的感覺嗎?”

      顧懷恩剛想回答,卻又是穆周南接上,“上腹部有灼燒感。”

      顧懷恩聽著耳邊細致的病史復述,心緒激蕩地抬眸看他。

      醫生照它說得在病歷上繼續添加著,又在電腦鍵盤上敲了一陣子,半晌把打印機中的一張藥單遞給穆周南,順帶囑咐,“嗯,確實是derd,小姑娘胃的情況不大好啊,以后別喝冰啤酒了,咖啡巧克力,辛辣食物也不能吃,”他轉頭對上穆周南,眼神中的八卦之火又燃起來,“是不是你惹人家生氣了,小姑娘還去喝冰啤酒,男朋友怎么當的?”他半開玩笑道。

      顧懷恩心里一震,下一秒就感受到了肩膀上搭著的手輕緊。

      “以后我會看好她的,謝謝師兄。”

      短短的一句話,沒什么起伏,顧懷恩卻莫名聽出了些咬牙切齒的意思。

      到護士站拿藥打上吊針,已經過了宿舍門禁時間10點。

      何欣穎大概是醉了,所以這次是鄧小貝專程打了電話來詢問,“喂,懷恩,都門禁了你去哪兒了?”

      顧懷恩摳著輸液床的床沿,看看身邊正調試點滴速度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小貝姐,我又來醫院了。”

      “你怎么又去醫院了?”鄧小貝急了,“大何也喝醉了,你倆去干嘛了?”

      “你別擔心,”她急忙安撫,“今天是這樣……大何她們高中同學辦了個聚會,我和她一起下課,她就拉我一起去參加,一開心我們兩個就都喝多了。我就是喝完了酒胃不太舒服,周南哥讓我來醫院打吊針。”

      “喔唷,你那個胃還敢喝酒,你真是年輕無極限,你男朋友陪著你是吧,還要不要我過去?”

      “他陪著我呢,我打完了針,明早就回宿舍。”

      “那行吧。懷恩,和男朋友感情好是一回事,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也要注意安全。”

      聽著鄧小貝熟悉的大姐姐式說教,顧懷恩心里暖暖的,連連承應,“好,我會小心他的……哈哈哈。”

      說完,兩個姐妹心照不宣的笑起來。

      靜脈滴注的效果比內服藥見效更快,不到三分之一的藥液打進去,顧懷恩胃部的灼燒感就淺淺削弱了,她半窩在被窩里,吃著穆周南買來的白粥。

      穆周南搬了椅子坐在她身邊,一只溫涼的手掌一直輕握著她輸液導管的中段,捂暖她的藥液,另一只則握著手機,處理研究生課題的小組討論。

      一口又一口的熱粥下肚,顧懷恩捧著粥碗沒再動,轉頭專注地看他。

      輸液室透亮的燈光下,他長而濃密的睫毛淺淺遮蓋了眼簾,但眸眼中映襯著手機屏幕上的光亮,還是顯露出專注和倦意。

      今天他一天都是課,晚上本來有夜班,卻因為她而又推掉了,她總是不讓他省心。

      想到這,她緩慢地眨了眨眼睛,伸手拂上他的膝蓋,“周南哥。”

      “嗯?”他醒神,伸手握住她的小手,捏了捏,“吃完了嗎?”

      她即將出口的話咽了回去,蔫悄點了點頭。

      他寵溺地輕笑,抬眸看了眼她的粥碗,俊眉輕皺,“還剩這么多,還吃不下東西嗎?”

      她沒正面回答他的話,只是前傾身體更湊近他了一些,“周南哥,你去值班室睡一會兒吧,我胃不疼了。”

      “寶貝,”他親親她的額角,“我不累。”

      “你昨晚有夜班,哪有人連軸轉十幾個小時還不累的,”她把他擔心到氣急敗壞的樣子學了個十足十,撇嘴反問,“你去值班室睡一會兒吧,我就在這兒打吊針,什么也不做,保證不讓你擔心。”

      他看著她堅定的神色,愕然怔了怔,“我想陪著你。”他說。

      “那也不能不顧自己的身體啊,我……我也心疼你啊。”她眼眶紅了。

      “好,”他急忙答應,放下手機捧住她的臉,“你再吃點粥,我就去值班室睡覺,好不好?別哭。”

      “好,愛你。”她破涕為笑,用額頭抵了抵他的額頭。

      “小壞蛋。”他無奈,心里想的卻是,睡半個小時就回來,應該也不算沒聽她的話吧。

      在她泫然若泣的威脅下,穆周南還是乖乖去借神經外的值班室睡覺了。

      走前留下了嚴肅地囑咐,“懷恩,白鶴鳴也是今天的晚班,如果他來找你,看到他馬上給我打電話,我手機不關靜音。”

      他沒有區分任何情況,只說只要看到就打電話。

      顧懷恩知道他內心的忌憚,連忙點頭。

      在這方面,穆周南足夠謹慎了。但短短半小時能發生的事情,原沒有他想象中少,他最最親愛的朋友,也沒有他想象中,那么莽撞。

      穆周南離開后,顧懷恩半靠上輸液床的床沿,從帆布袋中掏出手機,揉揉眉心,準備和宿管阿姨解釋一聲她夜不歸宿的問題。

      剛打開手機,一通十幾分鐘前的未接來電卻跳了出來。

      備注是“殊琪姐”。

      簡殊琪是個雷厲風行的人,臨大五的時間段里又一直在準備雅思考試和出國手續,聯系她的次數很少,一旦有了電話,必然是很鄭重的事。

      顧懷恩很重視這通未接電話,當下就點了回撥,撥了回去。

      嘟……嘟……嘟……

      忙音響了三下,電話通了。

      “喂,懷恩。”

      “殊琪姐,怎么啦,我剛剛沒看手機,有什么急事嗎?”

      她靜默了一陣,“嗯……也不算急事,你現在在做什么?”

      顧懷恩被問愣了,“我就在床上坐著啊。”她沒提是在醫院還是宿舍的床上,她不想簡殊琪無端擔心。

      “我想和你說件最近發生的事情。”

      “嗯,你說吧。”她耐心承應。

      “懷恩,這件事可小可大,你心里有個準備。”

      顧懷恩有準備,簡殊琪的電話從來不用來閑談,可是她如此反復的鋪墊作序,甚至有了些委婉的味道,還是讓顧懷恩心生忐忑。

      簡殊琪是怎樣的性格,跟著父親談幾十萬的大單從不怯場,和校長據理力爭不落下風,不喜逃避,剛直果敢,連帶著對待朋友的方式也是。

      重義氣,也夠快刀斬亂麻。

      如今她兜兜轉轉,要告訴自己的事情,又會有關于什么呢?

      “殊琪姐,你說吧,我都能接受。”

      “上星期我去x街蹦迪,遇到了幾個在z專讀書的人。”她說到這兒就停頓了,“我和他們玩骰,他們輸了很多,按約定他們要付我們一整個卡座的錢,但他們拿不出來,只能找人買單。”

      “啊……”顧懷恩聽的有些心驚,“他們不會逼你幫他們給了吧?”

      她的語氣很嚴肅,但還是因為她的回應帶了笑意,“他們不敢,袁斌偉在我旁邊。”

      “哦哦,那就好,嚇死我了。”她拍拍胸脯。

      “他們說要找他們的老大來買單,那個人碰巧和我認識。”

      “那個人是你朋友嗎?那……那好尷尬啊。”她跟著情景一起皺起眉。

      “那個人你也認識。”簡殊琪的話風終于一轉。

      “我也認識?是誰啊?”她開始在腦海里一一檢索兩人的共同好友。

      她們都認識,還能做x街青年的老大,她什么時候認識這樣的人了?

      “是你男朋友。”

      轟—

      顧懷恩的心跳滯停了一瞬。

      久久的一段時間里,她甚至忘記了眨眼,眼白生生干澀出了血絲,耳邊一陣真空一般的轟鳴,顧懷恩抖著唇瓣,半晌才極弱的問,“那些人說,周南哥是他們的老大嗎?”

      “懷恩,他是不是沒告訴過你,他和你分開的這些年里都在做什么?”

      “他說了……他都說了……”她怔怔地回答。

      她以為,他都說了。

      “你明知道……”她到底欲言又止,“你能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嗎?他平常是怎么和你相處的,你和我說實話了嗎?”

      顧懷恩還處在混沌狀態,囁嚅了兩下沒能開口。

      “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如果是別人,ok,我可以完全不理,可是你不一樣,你沒有抵抗這樣的人的能力,你們濃情蜜意的時候,他是會對你好,可是一旦你們有一天分手,反目成仇,他對你差起來是看不到天花板的。我太了解他們的心理了,別的方面我不說,他們不會把感情當真。你能接受他前一天還在和你談戀愛,后一天就把你圍在巷子里欺辱嗎?你不能一味按照以前的眼光來看你男朋友、人都是會變的。”

      人都是會變的……這六個字磐石一般壓在她的心口上,直壓的她胃里未完全消化的酒水翻涌起來。她下意識捂住口鼻,抑制住作嘔的沖動。

      “我還以為你不知情,懷恩,你是成年人了,成年人就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我本來不該干涉你的戀愛,可是你現在太盲目了,有這樣的人在你身邊,真出了什么事連我都保不了你。”

      “殊琪姐,他到底怎么了?”她鼻音極重地詢問,喉嚨中好像堵著錐針。

      “看來他交代了一半沒交代一半啊,他手下管著整個x村的馬仔,中心區圈子里的人沒人敢惹他,不管誰惹了他的人他都能把對方打得跪地求饒,對方還沒有任何辦法反抗。這樣的人暴戾、不講道理,能在他們的圈子里做到這種程度,你沒法想象他平常的生活是什么樣的。有段視頻我用微信發給你了,你可以看看。懷恩,連我都害怕。”簡殊琪加重了語氣。

      顧懷恩僵著指尖將頁面切換到微信中,點開了簡殊琪的微信頁面。

      頁面僵定了一秒,加載出一個模糊的小視頻。

      視頻的封面擁擠不堪,一個昏暗的甬道里,左右兩個男人正在對峙,右邊一個陌生的面孔倒在甬道墻壁邊,正伸手奮力抵抗,臉上已經掛了彩,左邊的人正居高臨下的將鞋壓在前者的發頂,輕而易舉地遏制著他的掙扎。畫面不亮,又是在斜后方拍攝,顧懷恩看不清施暴方的正臉,但憑借對他深刻的了解,她還是頃刻確認了他的身份,那就是穆周南,絕不會錯。

      她的心跳開始兀然加速,劇烈的熱血激蕩甚至給她一種失重的錯覺。

      不知道經過了怎樣的掙扎,她像落敗的指揮官咬下牙關的毒藥一般,點開了視頻的播放鍵。

      頃刻間,嘈雜而刺耳的轟鬧傳來。

      “干他哈哈哈哈!”

      “南哥牛逼!”

      “讓你他媽狂。”

      “跑啊,怎么不跑了?”

      “死基佬,他媽還當綠茶*。”

      “傻*。”

      “踩死他,媽的傻*。”

      下載“陌上”手機客戶端,新用戶免費看3天,簽到獎勵陌上幣,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鍵 返回上一頁,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
    閱讀設置
    彩人间彩票官网